当前位置:就爱小说网>仙侠修真>我在夜店当保安> 第一百三十四章 退却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三十四章 退却(1 / 1)

恋上你看书网 www.630book.com,最快更新我在夜店当保安最新章节!

说完这些,薛潇潇转过身子,看着唐公子说道:

“唐公子,刚刚谢谢你!”

薛潇潇和唐公子并不认识。但如果刚刚没有唐公子,现在倒在地上的,就是薛潇潇了。

对于薛潇潇的感谢,唐公子并没有任何的表示。他看了看土匪,直接问道:

“土匪,黄兰呢?”

土匪冷哼一声,不耐烦的回答:

“黄兰不忍心看她当年义薄云天的大哥,堕落到出卖兄弟的地步,就特意没过来。不过黄兰让我带句话给你,除了伤害兄弟的事情之外,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她还是会一如既往的帮你……”

土匪的话,让唐公子忍不住叹息了一声。而土匪继续说道:

“唐公子,中宇待你不薄,因为要救你,中宇险些把自己搭上了。你现在怎么也该给他一个交待吧?”

唐公子看着我,我也同样看着他。我们两人就这样对视着,沉默着。

房间里安静极了,就连王德智流出的鲜血,也都慢慢凝固。

“中宇,抱歉!是我不仗义了……”

唐公子仰着头,面容愧疚又懊悔。

“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问道。

“中宇,我从来没想过要害你!对方给我的条件,也不过是要你的全部家当。而我只要帮他完成这些,他就能帮我捞出我父亲。所以,我才选择用这样的方法蒙蔽你……”

唐公子说的很诚恳,我也愿意相信他的话。

“我当时想的是,只要我捞出我父亲,我就会把在国外的所有产业,都转到你的名下。虽然这些财产不如你的多,但也足够你们兄弟家人一生衣食无忧……”

唐公子一说完,我立刻追问:

“你说的这人就是文山集团的老总?”

唐公子点头。

“他是谁?现在哪里?”

唐公子看着我,轻声说道:

“他在南淮,我想你一回南淮,应该就能看到他。至于他是谁,到了你就知道了……”

一提南淮,土匪一下急了,瞪着唐公子说:

“唐佳杰,你他妈明明知道芸姐有身孕,现在文山集团的人去了南淮,你还在这里啰里啰嗦,你就是在故意拖延时间……”

说着,土匪上前一步,就要和唐公子动手。我急忙拦住土匪,看着唐公子说:

“你下一步怎么打算?”

唐公子看了看地上的王德智,苦笑着摇头说道:

“还能怎么办?把兄弟欺骗了,自己也险些落得王德智一样的下场。国内我是没脸呆下去了……”

说着,唐公子真诚的看着我说:

“中宇,你保重。不管怎么说,我唐佳杰这辈子,曾经有一段时间和你做兄弟,我很知足!”

说着,他抬腿就要走。

看着唐公子的背影,我喊道:

“等下!”

唐公子回头,我直接说道:

“你要是愿意,就和我一起回南淮吧,事情已经过去,就彻底的翻篇儿了,以后我们谁也不再提起这件事……”

我的话,让唐公子眼圈一红,看着我,他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放心,我已经知道他是谁了……”

我轻声说道。

其实我曾经想到过,文山集团的背后会是这个人。但我认为,凭借他的实力,不可能组建出这么财大气粗的文山集团。所以,我又把自己否定了。今天和唐公子摊牌,我已经彻底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连夜赶回南淮,唐公子和薛潇潇都跟着我回去了。当我们的车队停在我别墅的门口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多钟。

众人下车,刚把大门打开。就见蓝羽正提着大包小包,带着两个保姆着急忙慌的往外走。

一见是我们,蓝羽还有些意外的问我说:

“中宇,谁给你打的电话?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蓝羽的话,还让我一愣,我马上反问: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听我这么问,蓝羽立刻娇嗔的白了我一眼,不满的说道:

“我还以为你知道呢,芸姐预产期到了,昨晚我和徽总一起送她去的医院,我回来取些日常用品。没想到你们居然赶回来了……”

蓝羽的话,让我是又惊喜又惭愧。想想自己妻子的预产期,我居然不知道。

蓝羽一说完,才注意到了我身后的唐公子。她惊讶的问说:

“唐公子,你出来了?没事了?”

唐公子有些尴尬,我马上岔开话题说:

“走,先去医院,其余的事回头再说……”

我从来没想过,我这么快就要当爸爸了。这种激动中又掺杂着期待的心情,让我有些坐立难安。一路上,我不停的催促着石头快点开车。

到了医院,我本想去病房陪陪芸姐。可芸姐却被护士带去做检查。我们只好在病房门口等着。

等了一会儿,忽然就听身后的走廊里,一阵人生攒动。回头一看,就见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正缓步朝我们走来。

而当大家看着对面来人的时候,蓝羽等人都大吃一惊。尤其是土匪,指着对面的人,磕磕巴巴的对我说道:

“中宇,他,他,是他?”

看着土匪满脸不相信,以及质疑的神情,我微微笑了下。而对面的人已经走到了我的身前。

许久不见,他的变化似乎不大。依旧是水蛇腰,依旧是兰花指。走路的姿势,也依旧是如风吹杨柳,左右摇摆。

“石中宇,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我呵呵笑了,握了下他细皮嫩肉的纤细小手,慢悠悠的说道:

“托你尚公子的福,还凑合着活吧!只是没想到你尚公子依旧潇洒如故,在国外转了一圈,居然搞出了一个文山集团,实在是佩服……”

尚公子哈哈一笑,看着我说:

“是啊,只是可惜,最后功败垂成,还是没能打败你!”

我也笑了,看着尚公子问:

“难道打败我,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

尚公子慢悠悠的摇了摇头:

“石中宇,你是不是以为,我这次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是想报仇呢?”

我看着尚公子,没回答他的话。

尚公子继续说道:

“其实仇不仇的,我早就看淡了。但我还是不服气,你从一个夜场服务生,混到了南淮的一哥。而我含着金钥匙出生,最后却流落他乡。所以,我不甘心。我要看看,我凭借自己的能力,到底能不能打败你。其实,我并没想杀你。如果想杀你,我还是有机会的。我只是想让你变成一无所有,我想看看你,到底还能不能东山再起……”

尚公子没说完,我便打断了他的话:

“那就算是你真的把我打败了,我一无所有了,你又能怎样?”

尚公子呵呵笑了,看着我说:

“能证明我比你强,你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

尚公子的话,让我不由的摇了摇头。看着他,我淡淡的说道:

“尚文斌,这是我们最大的区别。我从来不和任何人比,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亲人、兄弟。而你不是,你只为你自己……”

话音一落,尚公子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他慢悠悠的摇了摇头:

“是啊,可能是我真的错了。胜者为王,既然我败了,我无话可说。今天来这里,就是想告诉你,文山集团已经不存在了。至于我,你想怎么处置,都随你吧……”

看着尚公子,我同样的摇了摇头说:

“尚文斌,如果想处置你,可能早在两年前,我就已经动手了。我说了,我们祖辈的恩恩怨怨已经了解。至于你我,根本没有所谓的恩怨。这一次的事,也已经过去了。如果你已经放不下,还想继续斗下去。我也随时欢迎……”

我的态度,出乎了尚公子的意料。他看了看我,半天才说了一句:

“就这么结束了?”

“那你还想怎么样?”

我歪着头,笑着反问他。

尚公子笑了,看着我,他点了点头。接着,便转身走了。

看着尚公子的背影,我心里不禁一阵唏嘘。如果不是我当初打垮了尚家,尚公子或许还是个无忧无虑的纨绔公子吧。

……………………

一个月后,我的别墅中热闹异常。蓝羽抱着我刚刚满月的女儿,正和芸姐、黄兰闲聊着。

而土匪等人,早就等不及了,在餐厅开始大吃大喝上了。

书房里,我和蒋先生,还有薛潇潇喝着清茶。恭喜的话说完后,蒋先生便笑着对我说道:

“中宇,孩子也满月了,南淮也恢复平静了。怎么样,该考虑去省城了吧?”

我明白蒋先生的意思,但我还是摇了摇头说:

“蒋先生,您老就放过我,让我做一回诚实守信的人吧……”

蒋先生疑惑的看着我说:

“这话从何说起?”

我笑着回答:

“我答应芸姐和蓝羽,只要唐公子的事情一结束。我就彻底退出江湖,不再过问江湖上的是是非非……”

蒋先生一愣,马上说道:

“好你小子,我这一把老骨头才刚刚退出,你现在居然就要退出?”

我笑了下,并没说话。

“中宇,不是我劝你。你想过没有,你就算说退出,你真的就能退出吗?在南淮,你依旧是一哥。依旧是南淮江湖上崇拜的对象,也依旧有人想要挑战你,打败你……”

我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我知道,所以我决定等南淮的杂事处理好之后,我就带着芸姐和蓝羽,去找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消消停停的过我们的小日子……”

“你准备走?”

薛潇潇在一旁惊讶的看着我问。

看着薛潇潇,我点头答应一声。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竟有些愧意。

“潇潇,你呢?有什么打算?”

薛潇潇这才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她马上恢复了往常,轻声说道:

“我不像你,能潇洒的退出。我爸爸最大的心愿,是我接管家业。现在他走了,我只能接管家业,继续混在江湖。说不定哪一天,我也会像王德智那样,死在别人的枪口之下……”

薛潇潇的感慨,我也是感同身受。但我马上转头看着蒋先生说:

“蒋先生,您不觉得,省城的接班人,就在你的眼前吗?”

蒋老先生哈哈一笑,冲着薛潇潇说:

“潇潇,你有信心能做好吗?”

我以为薛潇潇肯定会推脱,没想到她马上接话说:

“做好我是一定能做好的,只是我经验不足,蒋先生您还得为我撑腰……”

蒋先生大笑着说:

“看来,我的退休计划,又得延迟喽,我还得继续指导你一番。不过你别担心,米泉山已经把产业都交了出来,他说带着米粒儿,离开省城。现在的省城应该是这么多年,最和平的时候了。你虽然年龄小,但我相信,你肯定不比我这个糟老头子差……”

蒋先生说着,又看了看我们俩说:

“你们年轻人聊吧,我下楼去讨杯酒喝……”

我知道,蒋先生这是在给我们俩单独聊天的机会。

他一走,薛潇潇就问我说:

“中宇,什么时候走,我去送你……”

看着薛潇潇深情的目光,我不由的摇了摇头说:

“算了,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走,你就不要送了。等我回来那天,我一定通知你,到时候我们省城的新晋掌舵人,一定要亲自去接我……”

话一说完,薛潇潇的眼眶便红润了。她轻轻叹息一声,自言自语的说道:

“是啊,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好,我等你,等你回来的那天……”

我笑着点了点头。

(全书完)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