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是路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就爱小说网www.9axs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元泽。

地处神州东南隅,比邻南镇会稽山,是一片滨海的广袤沼泽,也是蜃族最早的栖息地。元泽是众多族属共同的家园,域内势力错综复杂,进出元泽只有两条通路,一条是通过南镇会稽山的陆路,一条是通过东海的海路。

陆路上,青灵镇是最后一个市镇,镇东便是人迹罕至的元泽。

青灵镇上最大的势力是崔氏镖局,今日崔健总镖头成亲,整个青灵镇布置喜庆,赛过年节。崔总镖头年过五旬,断弦三十年间创办崔氏镖局,而今声名鹊起。续弦名唤方圆圆,是淮渎徐州地界的望族之女。

三年前崔总镖头走镖北镇路过徐州,正巧碰上淮渎豪强劫掠方家,歇脚方氏客栈的他拔刀相助,击退来犯之敌,崔、方两家由此结谊。一年后返回青灵镇时再过徐州,不承想方氏一族满门三百余口已遭豪强反扑,仅剩一女一仆相依为命。

那一女便是方圆圆,夫婿命丧保卫战中。见她再无依靠,崔总镖头便带来青灵镇。

寄居青灵镇一载时光,崔家恩情方圆圆无以为报,遂决定以身相许。崔总镖头不应,愿以侄女身份为她另择佳婿,但方圆圆道:

“奴娘家惨遭灭门,今世翻身无望!唯愿择一良人,寄许飘零之身。还望总镖头接纳我主仆二人,圆圆定当结草衔环以报不弃之恩。”

崔总镖头推辞再三,不好不应,只当给她个名分,让她在青灵镇安心罢了。今日成婚,崔家广邀亲友故旧,这青灵镇便似节日般热闹起来。

启程赴元泽,蜃行素并未动用空间通道,而是选择陆路,想多了解了解古域。借助蜃车荡翠,三日内便和蜃袖儿来到青灵镇。小镇热闹,得知崔家亲事,便萌生做客想法。蜃袖儿对古域人族之事没兴趣,只当陪他看热闹罢了。

二人来到崔氏镖局门前,门房掌事见样貌生分,便抱拳道:

“敢问二位高姓大名,是否参加总镖头婚礼”

“过路之人,想叨扰一杯酒喝而已。”

蜃行素亦回礼道。

“请。”

掌事唤人引领进去,置于末席。

正这时,掌事突然高声道:

“少镖头回来啦!”

蜃行素转身看到两位年纪不相上下的公子,为首的一位修为远弱于自己,仅潜山境六重,身后那位亦是潜山境,在三重小圆满。两位公子与众人匆匆见礼便进入内院。

蜃袖儿悄道:

“后面那位不是公子。”

“女扮男装”

二人经过身前时,蜃行素暗自打量,见那人肤白似凝雪,面润若朱霞,果有女儿气质。

“这二人来头不小。”蜃袖儿拉蜃行素入座,娓娓说道,“看服饰,他们是东镇会稽山宗门之人,以后兴许你还会再遇见。”

“袖儿,与我说说这江湖之事。”

“天开混沌,创世划界,分天下为尘世与古域。古域中央之地,名唤神州。神州有五镇四渎,五镇是指凡界五座镇压州域的大山,曰东镇沂山,有沂山宗镇守,在青州地界;曰西镇吴山,有吴山宗镇守,在雍州地界;曰南镇会稽山,有会稽山宗,在扬州地界;曰北镇医巫闾山,有医巫闾山宗镇守,在冀州地界;此外有中镇霍山,有霍山宗、星岚剑宗镇守,也在冀州地界,意先生所去之地的天下第一宗门星岚剑宗,也在中镇霍山,比邻霍山宗。五大镇山宗门,五年一次宗门大比,各大镇山轮流举办,遴选五名神州天骄;十年一次神州大比,五镇之外四渎也将参加,遴选一名天之骄子,固定在星岚剑宗比试。最近一次宗门大比,半年之后,便是南镇会稽山宗。届时各势力汇集会稽山一决高下。”蜃袖儿转脸瞧着蜃行素道,“这神州大比,你可试一试,将天之骄子名头拿下,给他们瞧瞧。”

“四渎又是什么”蜃行素又问。

“东渎江渎,梁州三峡之地;北渡济渎,兖州沧州之地;西渎河渎,豫州河洛之地;南渎淮渎,徐州之地。”

蜃袖儿道。

“我蜃族可以参加神州大比”

“蜃族占据四渎八泽之地,每次神州大比,星岚剑宗都有邀约。但我族均未参与。”蜃袖儿道,“那是凡界人族之事,太古大族均不参与。”

“原来如此,神州大比何时举办”

“这得问具区泽首了。”

蜃袖儿手指正堂,仪式要开始了。

鼓乐声响起,少许,崔氏族长登堂揖道:

“今日良辰吉日,青灵镇崔氏镖局总镖头崔健与徐州方氏之女方圆圆,喜结良缘,亲朋诸友前来道贺,青灵镇崔氏幸甚之至,招待不周,还望海涵。”

崔氏族长有请新人之时,忽然空中射来一把刀,那刀直愣愣地戳在正堂的大红喜字上。伴随着闷响,台下有人叫道:

“青灵镇崔氏好大的胆子!”

有人要搞事情。

众人循声望去,但见末席几位壮汉站起身来,说话的正是其中一人,那人挡在蜃行素对面,此刻朝厅堂说道:

“居然敢窝藏方氏余孽,今日老夫便叫你续弦再断吧。”

崔总镖头抱拳道:

“这位兄台,莫非有什么误会请报上名来,我崔某愿与您化干戈为玉帛,若有得罪之处,定当弥补。”

“哼!”那人也不答话,倏地跳进厅堂,伸手吸附来那柄大刀,插在地板上对众人道,“今日我淮妖帮与青灵镇崔家解决些纠纷,要废他婚事,无关的人可以去了。”

台下众人面面相觑。

“淮妖帮”崔总镖头快速寻思,不曾得罪什么淮妖帮,当下又一礼道,“淮妖帮好汉,我青灵镇崔氏与贵邦往日无仇吧”

“无仇”

那人撕开衣服,胸口四道伤疤露出来,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伤出自鹰爪,而鹰爪功正是青灵镇崔氏的看家本领。

崔总镖头道:

“你的确被鹰爪功所伤,但在下对你并无印象。”

“三年前,徐州,方家客栈。”

那人给出三条提示。

是夜,崔氏镖局为护镖的确与一伙贼人进行了一场恶战,想必此人便是那伙贼子,如今竟不远千里赶来复仇。当下凛然道:

“我明白了,你便是当夜那伙贼人之一,今日来我青灵镇,只为寻仇么”

“淮妖帮不愿与崔氏镖局为敌,只要肯交出方圆圆。”

那大汉道。

“方圆圆乃我明媒正娶之妻,请问贵邦,既不愿与我镖局为敌,又何来交人一说”

总镖头崔健甩手道。

“那便与你崔氏镖局为敌吧。”

那大汉打个响亮的口哨,顿时有数十人站上墙壁,皆弯弓搭箭,一副随时出手将院中众人一并拿下的架势。

总镖头晓得外围镖师已被肃清,事已至此,难逃一战,正想与大汉争斗时,忽飞来一影挡在身前,定睛一看,是长子崔猛。崔猛道:

“敢问名姓”

那大汉晃动大刀,发出哗啦啦声响,那响动气韵震耳发聩:“淮妖帮翻江妖圣陈不平是也。”

都市言情推荐阅读 More+
游乐园:人在前面飞,魂在后面追

游乐园:人在前面飞,魂在后面追

三月9
(都市+系统+搞笑+腹黑)摩天轮上无数情侣正在恩爱。张北哼着小曲,按下了红色的按钮。身处于百米高空的摩天轮突然停住。随后竟然横了过来。无数坐在椅子上的情侣被弹射到了半空,仅有一个绳子连接。几秒种后,整个摩天轮就像一个飞速旋转的盘子。无数情侣在半空中玩起了温馨和谐的游戏。跳楼机上,九十米高空的人体悠悠球。碰碰车上,充满僵尸鬼怪的地下逃亡。医生看着刚刚从过山车上下来的游客,将一颗速效救心丸塞进了壮汉的
都市 完结 115万字
徐爷每天都在算计老婆

徐爷每天都在算计老婆

陆天舒
【宠文、无虐、双强、1V1】秦家小姐时隔十几年回到本家,首富秦老放言称谁娶他孙女谁能平分家产,惊动了全国,世家子弟纷纷来应征孙女婿!众子弟:家产不家产的无所谓,主要是我爱惨了秦小姐!病秧子:选我,我贤惠!会管钱!众子弟:无耻啊!——众所周知,徐爷是个谪仙人物!可惜是个病秧子,天天灌着药续命!秦家孙女选中他,肯定是眼瞎了!大佬1问秦夜霜:“这样的病鬼,你要来干什么?收废品吗?”秦夜霜:“病了才好拿
都市 连载 167万字
华娱:开启全民熬夜时代

华娱:开启全民熬夜时代

丰神俊
娱乐圈当红歌手方羽,一次直播触电身亡后,穿越到平行世界同名同姓身患癌症的人身上。意外获得熬夜系统,走上了一条带领全民疯狂熬夜的不归路路,开启了全民熬夜时代。方羽从来不讲武德!总是选择在午夜开直播、放电影、出专辑、开八卦!无数粉丝追问方羽地址,试图送出无数刀片。睡你妹,起来嗨!熬最深的夜,敷最贵的面膜!
都市 完结 87万字
嫡女归来卿本为妃

嫡女归来卿本为妃

语洛倾颜
皇城的天,黑的如没有月的夜,厚重的阴云堆积着,压抑,沉闷,大有风雨欲来之势。宫中大殿内阴郁的气氛压制着这里的一切,昏暗庄严的龙椅之上,他决然走下,阴霾的语气透露着丝丝冰寒“你现在可以给朕解释解释,为何刚刚沈羽峰叫你颜儿”“哼”骤然间,他嗤笑一声,这样的声音充满着鄙夷,他的眼神冷冽中带着讽刺的意味,看着跪在大殿中早已泪眼婆娑的女子;“沈倾颜,墨殇雪,你究竟是谁?朕的柔嘉贵妃又是谁?”女子不知如何回
都市 连载 86万字
重生七零年代,捡个男人养仔仔

重生七零年代,捡个男人养仔仔

魏兄的独木桥
前世苏心兰爹不疼娘不爱,被逼替堂姐下乡当知青。在乡下被村里小混混强迫失了身,不得已嫁给他,生了三个女儿后因生不出儿子被小混混打死。死后魂魄不消,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三个女儿被亲爹卖掉换彩礼,三个女儿被买家虐待殴打,全部惨死。女儿死后,苏心兰伤心欲绝,放心不下爹娘,飘回老家却发现原来她是被换掉的有权势人家的亲生女儿。苏心兰还发现,堂姐从自己身上抢过去的护身符里发现了空间,并利用这个空间里的东西,发家致
都市 连载 41万字
变身女神,与校花的日常贴贴

变身女神,与校花的日常贴贴

灵草谷的唐伞小僧
刚刚高考完的宋轻舞回到了六年前,却意外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大一女生,还获得了女神系统,从此,所有的人都喜欢她。本想做个茶里茶气的女神,无奈校花女友对我太好,只好每天和她贴贴。
都市 连载 43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