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爱小说网>科幻灵异>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孤独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孤独(1 / 1)

“哦?那是有人住在废弃的矿洞里吗?”刘星假装好奇的问道。

“很有可能,因为那个废弃的矿洞其实也是一个住人的好地方,当然就仅限于洞口的那一节矿道,只要铺一层稻草就可以住下来,而且矿洞附近也是原本矿工们的住处,所以有些矿工在走的时候懒得带那么多东西离开,所以就留下了不少零碎物品,因此你只要带个人过去就可以直接入住,只是解决吃喝问题会比较麻烦。”

说到这里,戈靖就露出了一个回忆过去的表情,“我在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就特意去废弃的矿洞走了一遭,然后就发现矿洞的入口处的确是有一些生活痕迹,但是都看起来有点年头了,应该就是在矿洞被刚刚废弃的那段时间,有人因为某些原因跑进了矿洞里;当时留在铁山村的村民基本上都是一些老弱病残,所以他们在发现铁山村有问题之后也只能当做没看到,因为在他们看来这就是有人想要捡便宜,打算在这个废弃的矿洞里再挖那么几锄头,应该不会对他们的生活造成太大的影响。”

“事实也的确如此,也就过了快半年的时间吧,一切也就恢复了正常,矿洞那边也再也没有亮起过灯光,所以大家也就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而且也和他们想得差不多,在这半年里也没有什么陌生人来到铁山村;但是吧,虽然矿洞那边好像是没了人气,但是之后偶尔会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说白了就是会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尤其是在夏天打雷刮风的时候,那声音真的是你不想听到都难!不过着也只是声音响亮而已,所以铁山村的村民们没过多久也就习惯了。”

打雷?

听到这两个字,刘星就更加确定铁山村附近的那个废弃铁矿里其实还隐藏着一处磁铁矿,因为像现实世界里的惊马槽等地区,也是会在雷雨天的时候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也就是磁铁矿保留下来的录音。

“除此之外,铁山村的村民还发现了一件不知道是好是坏的事情,那就是村子附近的野兽是十不存一,尤其是像豺狼虎豹之类的勐兽更是一只都没有看见,要知道在开始挖矿之前,铁山村的村民每个月都能够发现几次勐兽活动的踪迹,甚至是直接看到勐兽在进行捕猎!当然了,在冬天缺少猎物的时候,也有一些勐兽会选择进入村子偷鸡摸狗。”

戈靖有些疑惑的继续说道:“我在来到铁山村之后也和我朋友去山上打过猎,当时我就发现这山上的环境是不错,但是猎物却少得可怜,而且都是野兔之类的小动物,所以我在听说这件事情之后就觉得很奇怪,因为这些野兽,尤其是那些勐兽也都不是好对付的,比如我有把握在做好准备的情况对付一只老虎,不过胜算也就在七成左右!如果是突然遭遇到一只老虎,同时我手头上也没有趁手的兵器,那么老虎打赢我的胜算也是七成。”

“所以如果是那些住在矿洞里的人想要打猎获取食物,那么他们也没有理由直接对那些勐兽下手吧?这么做的收益和风险根本就不成正比,而且又不是没有其他的猎物可以选择,再不济的话也可以去村子里拿,呃,借点什么来喂饱自己的肚子;所以那些人或许实力不俗,因此才会想要挑战自己,试试自己的身手如何,否则我是想不出来他们为什么怎么做。。。当然了,我现在更加好奇的是这都过去好几年了,村子附近为什么还是没有多少动物,尤其是那些体型比较大的动物。”

听到戈靖这么说,刘星一下子就想到了酒猩,因为酒猩还待在这片树林的时候,附近除了它的亲戚们之外就没有其他的动物了,哪怕飞鸟都看不到几只。

所以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性,那就是霍子俊口中的“外语”其实是指某种动物的声音?

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只魔兽?

想到这里,刘星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魔兽和人可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所以自己一行人如果把魔兽当做人来对待的话,恐怕就距离团灭不远了。

于是乎,刘星在吃完早饭之后就去找到了霍子俊,将戈靖提供的信息都和盘托出。

“嘶,还这样有这种可能性!虽然动物的叫声在我们人类看来都大同小异,好像只有音调和声音长短上的变化,但在实际上是很多动物都拥有着它们的独特语言,而魔兽就有可能得到语言方面的强化。。。盟主你应该听说过世界上最孤独的鲸鱼吧?这是一只名叫爱丽丝的鲸鱼,它声音的频率是在五十二赫兹,而其它鲸鱼所能够接受的频率是十五到二十五赫兹,所以爱丽丝在其它鲸鱼的眼中就是一个哑巴,无法发出任何的声音。”

“而在爱丽丝的眼中,自己一直都在说话,结果自己的同类都不理它,这就让爱丽丝开始变得孤僻起来,所以科学家在开始追踪并研究爱丽丝的时候,就发现爱丽丝很少和其他鲸鱼进行互动,它大部分时候都是孑然一身,不过爱丽丝依旧在不断的歌唱,希望有一天,有一条鲸鱼能够听到自己的鲸歌;所以躲在矿洞深处的那个目标也是一只魔兽的话,它很有可能和爱丽丝一样正在寻找自己的同伴,因此才会录制这么一段特别的录音,并且借助磁铁矿的力量将这段录音广而告之。”霍子俊认真的说道。

关于“最孤独的鲸鱼”,刘星自然是有所耳闻,曾经也为它感到惋惜,因为如果不出现奇迹的话,爱丽丝恐怕在有生之年都没有办法遇到一只能听懂它说话的鲸鱼,毕竟它实在是太特别了。

所以对于霍子俊的推测,刘星也是深表赞同,因为在这次的武侠模组中,魔兽可是梦拥有各种能力!

因此现在也指不定会有一只魔兽能够感受到磁场和电磁波的存在,并且能将其为自己所用,比如化身电台主播将信息传递但四面八方。

“总而言之,我们现在就得做两手准备了。”

刘星认真的说道:“首先,我们要把目标当做魔兽来对待,因为只要戈靖没有说谎,铁山村附近找不到多少动物的话,那就可以确定矿洞里待着的是一只魔兽,它会偷偷的出去觅食,毕竟如果是人类的话,应该不会有这么大的胃口,而且他竟然能够徒手解决掉各种勐兽,那也说明他不是什么普通人,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获取更适合自己的食物;如果是魔兽的话,我们我就可以考虑来一招瓮中捉鳖,也就是把那只魔兽给堵在矿洞里收拾,比如放火倒水什么的,这样就可以保证我们不会出现太大的伤亡。”

“然后就是第二种可能性,我们要找的目标的确是人类,那么他就应该是一名武林高手,是因为某些原因才隐居在了废弃的矿洞里,所以就因为孤独而在那里自言自语,最后甚至是闲着无聊,就自创了一套全新的语言,因此我们就得考虑一下目标的精神状态了;除此之外,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矿洞里藏着的不止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躲在里面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比如他们就是一个通讯小组,负责传递和收集各种信息!要知道在那些被逐出诸子学院的人中,肯定会有人研究物理学方面的知识,所以这些NPC就有可能发明矿石收音机。”

“说的也是,矿石收音机的制作其实并不难,所以现在被发明出来也很正常,而是站在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角度来说,NPC发明矿石收音机就能够压制玩家方面的信息优势。”

霍子俊好奇的说道:“如果这是一群NPC在矿洞组建的武侠电台,那么我们就有理由怀疑这些NPC和望乡台有关了,因为从铁山村出发的信号还真就能够覆盖望乡台的所在区域,而如果想要再进一步的话,那可能就要力有不逮了;因此我们有理由怀疑这些电台其实就是一个个中继站,负责将信息传输到千里之外去!所以我们得多准备一点武器了,而且还得带好足够多的干粮,因为铁山村现在可能已经是空无一人,或者说那么一两户人海住着。”

“那霍哥你就费点心,多准备一些应急预桉吧,反正这一趟铁山村之行我们也别要急着出发,免得有去无回吧!而且再过两天于雷就要回来了,到时候我会想办法让他来替我们压阵!”刘星认真的说道。

于是乎,原本会在今天出发的铁山村之行,最后就直接推迟到了于雷回到甜水镇的第二天。

在离开霍子俊的实验室后,刘星就来到了聚义厅处理各种杂务,顺便等到博阳城的来客。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博阳城的捕快会在今天中午之前到达甜水镇,然后押送黑狼寨的二当家和三当家回去听候发落,所以刘星现在就不能随便乱跑了。

果不其然,在大概十点钟的时候,就有几个捕快来到了甜水镇。

在确定了他们的身份没有问题之后,刘星就把那两个被关禁闭的倒霉家伙给放了出来,让这些捕快把他们给押走。

看着显示了“已完成”的悬赏令,刘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因为现在只要等着贺雄等人回来就好了。

在送走了两个负担之后,刘星就开始了思考人生。

梦中的断桥到底是不是丁坤。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刘星今天还真没有看到丁坤,只是听人说他在一大早的时候就在河边锻炼身体,而等刘星吃完饭从树林里离开的时候,丁坤就正好被其他玩家叫去帮忙,好像是去抓一窝野兔,然后把它们安置在牧场里。

毕竟兔子肉还是挺好吃的,而且皮毛也可以用来做帽子。

未雨绸缪,夏天就得给冬天做准备了。

所以刘星虽然很想看一眼丁坤的背影,结果一个上午都未能如愿,因此刘星现在都快已经忘记了断桥的背影。

不过刘星总觉得丁坤和断桥的行事作风有些类似,而且他们的基础信息也是大同小异,再加上自己和丁坤的第一次见面也很特别,所以刘星觉得自己有理由怀疑丁坤也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第一批玩家,而且就是自己看到的断桥。

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除了那个梦之外,刘星没有一点证据开证明丁坤就是断桥。

除了丁坤和断桥之外,刘星还很好奇那个叫阿一的玩家为什么会有那么多镜头,而且他的表现也挺不错的,所以这个阿一会是当时的玩家中最厉害的那几个吗?

然后,就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也就是这些玩家都到哪里去了,按理来说这么多人也不可能一起选择了隐退?所以在如今的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里应该还有一些老牌玩家。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那就是当年的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为什么会如此的快乐,然后又是因为什么而导致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变成如今的这幅样子。

是因为奥观海等“人”的出现吗?

有可能,但应该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毕竟奥观海他们如果真的这么有能力,那么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就还得变一副样子。

所以当年负责管理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人会是谁呢?

自己又失去,或者被修改了多少记忆?

刘星现在已经确定自己也是克苏鲁跑团游戏大厅的第一批玩家,和阿一等人应该是认识的,不过自己现在也已经彻底遗忘了这段记忆,只有在睡觉时才能从记忆深处拿出这段做梦才会用到的素材。

所以断桥的大脚趾受伤,为什么让现在的自己也受同样的伤呢,难道自己就是断桥?

那也不可能啊,刘星觉得自己和断桥并没有多少的相似之处。

就在刘星思考问题的时候,一只信鸽突然飞进了聚义厅。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