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爱小说网>网游竞技>洪荒:我食铁兽,被后土偷听心声> 第八百二十八章 天序神符,滚滚报信(二合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八百二十八章 天序神符,滚滚报信(二合一)(1 / 1)

天帝闭关,天庭里一切大小政事皆由天皇负责处置,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天庭,也传入到了正在昆仑山设置三座关卡的雪神,权神和死神的耳中。

作为女娲化身的雪神面色有些古怪,对其余两神说道:“那胖熊在这个时候选择闭关,该不会是发现什么了吧?”

作为元始化身的权神面色威严道:“我等此行只为顺从天意,测试是否到了合该新天条出世之时,并未有任何对天帝不利之举,它即便察觉到了什么,也无须特意闭关躲避,应该是它真的心有所感,要去参悟属于自己的大道。”

作为后土化身的死神皱了皱眉,没有说话,只是心里滴咕道:“心有所感,闭关悟道?距离它上次闭关才过去多久,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又有新的感悟了?雪神说的没错,它这定是在躲避。是啊,它一直都这样,除非是火烧眉毛的事情,否则它都是小事交给别人去做,大事选择避开,反正就从不会去想着该怎么解决,滚滚这家伙……不管本尊怎么劝说,这德性还是没改。”

……

天帝宫里。

“哈秋~”盘坐在净世白莲上的滚滚突然打了个喷嚏,它揉了揉鼻子,感觉有人在背后骂自己,会是谁呢?

嗯,应该不是好人。

随即,滚滚放下熊掌,挪了挪身子,让自己坐正一些,大胖脸上露出一抹认真之色,喃喃道:“天不生我滚滚,洪荒万古如长夜。身为一个负责任的天帝,我滚滚哪怕在闭关,也要为洪荒众生殚精竭虑,为天庭的威严夙兴夜寐!”

“我真是大慈大悲的天帝啊~”滚滚双手合十,虔诚道。

“嗡~”话落,周身神光闪过,一个透明的食铁兽身影从它的体内飞出。

“嗖~”滚滚元神出窍后,穿过那已经合上了的天帝宫的大门,朝天庭外飞去。

闭关是肯定要闭关的,不闭关,万一将来沉香借着大势打上了天庭,自己的脸面可就丢大了!

什么都不做也是不可能的,我是天帝,是要去探寻开天神斧真相的大侦探熊,让我什么都不做,那谁给我解密啊?

“我去也!”滚滚的元神在飞出天庭后,敞开胸怀,朝着凡间射去,嘴里大喊道。

……

与此同时,另一边,青城山,天蛇殿内。

面对百般恳求自己帮他弟子恢复法力的玉鼎,原本冷傲拒绝的腾蛇在晾了他们几天后,最终还是‘心软了’,答应了下来,然后祭出宝莲灯,让杨戬进入灯内,接着,施展法力,念诵咒语,让宝莲灯向左转动。

等灯转满了七七四十九圈后,杨戬的法力就能恢复。

“这次听娘娘的话帮了他们的师徒,他们师徒便欠下了我因果,虽然不知道这俩废物将来能帮我做什么,但是……先留着吧,万一能派上用场呢?”腾蛇一边施法操控宝莲灯,一边在心里想到。

……

滚滚哪怕只有元神,那也是法力无边的存在,它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功夫就来到了凡间,降落在华山外。

“嗡~”双脚落地后,滚滚一个转身,原本透明的身影开始有了颜色,不仅如此,它还改变了样貌,由食铁兽的形态变成了一个穿着白色仙衣,长发垂落至腰间的俊美青年,正是它的自我尸执夷的外表。

低头看着这样的自己,滚滚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做熊的时候,天下第一萌,做人的时候,天下第一帅,果然,这洪荒因为有我才变得这么美好!

滚滚抬起双手,望着天空,一脸陶醉地想到。

几分钟后,放下双手,迈步朝前面走去,非常轻松地穿过了乾坤钵的隔绝,进入到华山,然后一路朝囚禁着杨婵的华山底下走去。

左拐,右拐,笔直前进,再拐……如此瞬移了一段路后,滚滚来到了一扇厚重的铁门前,这扇铁门上留有熊远设下的禁制,大罗金仙以下的生灵绝对没有可能进去,同理,以杨婵的修为也绝不可能逃出来。

滚滚眼底闪过一抹黑白光芒,先将这禁制给削弱了几分,然后迈步上前,就像之前穿过天帝宫的大门和穿过乾坤钵的隔绝一样,再次穿过了这扇铁门,来到了山下一个小湖样的地方。

湖中心有一块石头,石头上坐着一个容貌姣好的女神,正是杨婵。

“嗯?”被关在这里等待最终的处斩,杨婵的表情很是麻木,双眼无神,似乎对人生已经没有什么期待了,突然感觉到有人来了,她先是一愣,然后抬起头朝铁门处望去,一个白色的身影映入到她的眼帘。

这人……有些熟悉。

多年前的记忆快速被唤醒,杨婵逐渐瞪大了双眼,嘴唇颤抖,沉默了几秒后,开口激动道:“师……师父!”

曾经安排了自我尸收杨婵为徒,现在变成自我尸模样的滚滚,故作严肃地点了点头,发出一声鼻音:“嗯!”

见来人回应了自己,果然是自己的师父,杨婵顿时变得更加激动了起来,跪倒在地,大喊道:“弟子拜见师父,有劳师父亲自来此!”

“算不上什么劳,不过,你的事情确实让为师颇为忧虑。”滚滚用一种非常成熟的语气对杨婵说道。

“师父,弟子……”

“男欢女爱乃万物繁衍之根本,这话确实不错,但你身为天神,天神与凡人结合,诞下子嗣,这是违反天条的事情。昔年你母亲贵为天庭的长公主,思凡后照样落得那般下场,你亲眼目睹了当年的悲剧,为何如今还会做出这等傻事?”滚滚一边上前,一边对杨婵问道。

杨婵低着头,回想起自己和刘彦昌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对滚滚回答道:“师父,因为弟子……遇到了可以让我不惜一切也要和他在一起的人!弟子知道,师父是上古时期的大神,不曾有过道侣,没有体会过男女之爱,但是师父,男女之爱真的是世间最美好的感情,为了它,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弟子也绝不后悔。”

杨婵的脸上露出了极为认真的表情,她的话也说的极为坚定。

滚滚脸皮抽搐了一下,差点没绷住,幸好最后一刻它还是忍住了,维持住了脸上的严肃之色,摇了摇头,叹口气道:“唉,痴儿啊~”

“嗖!”说完,滚滚对着杨婵屈指一点,一束神光射出,化作一张符咒,进入到她的体内。

“师父,这是?”杨婵对滚滚问道。

“你是我的弟子,纵使不能违反天条,我也当在合理的规则内试图救一救你。我刚才在你的体内打入了一张天序神符,此符有刑过孽消,庇护元神之能。徒儿,你违反了天条,按照规矩,当去斩仙台上走一遭,在你被斩后,刚才的符咒会护住你的元神,届时,我会出手,带你的元神去和你丈夫还有孩子团聚。”

“弟子多谢师父大恩!”听到这话,杨婵立即对滚滚感激道。

“嗯。不过,有一件事你要记住,种下此符后,你不可再做出半点有违天条之事,待圣人准许,天庭要将你押赴至斩仙台时,你必须配合,否则你的因果将会加重,届时,打入你体内的神符将会爆发出极为恐怖的力量,将你的肉身和元神一同湮灭!”滚滚接着对杨婵说道。

“什么?”杨婵一惊。

“只要你老老实实的,恪守本分,便什么都不用怕。”

听到自己师父这么说,杨婵点了点头,心里的担心逐渐散去,开口道:“弟子明白了,多谢师父费心。”

“嗯。”滚滚应道,然后转身离去,留下最后一句话道:“记住我说的,莫再做违反天条的事,一点都不可以。”

“弟子记住了,多谢师父!”杨婵对着滚滚的背影大喊道。

……

走出华山后,滚滚念诵咒语,收回了乾坤钵,心里想到:“别说我残忍,机会给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们一家的表现了。”

随即,望向南疆。

在滚滚的视野中,它看到沉香和那个巫人小玉正在蚩尤的指导下修炼。

蚩尤的本领在孙悟空之上,这么看来,这个沉香将来的本事会比宝莲灯电视剧里的大一些。

不,也不一定,自己原本打算给他的黄中李,现在是肯定不会再给他了,至于太上老君那里的仙丹……就要看老君自己的意思了。

“嗖~”随即,滚滚纵身一跃,化作一束神光射出,消失不见。

日升日落,时间转瞬即逝。

一眨眼,凡间过去了三年。

这一日,蚩尤收到九黎传来的消息,让他带着沉香上天去兜率宫偷吃太上老君的仙丹,他说,一切都安排好了,他们可以顺利偷到仙丹。

收到这个消息,蚩尤眼皮一阵抽搐,瞥了眼不远处还在努力修炼的沉香。

他现在很好奇,这个沉香究竟是怎么回事,名义上是杨婵和凡人所生,实际上是天帝的私生子吗?安排自己收他为徒,传授他本领也就算了,现在还准备好了的太上老君的仙丹给他享用,这待遇,再提高一点就又是一个轩辕了!

心中很是羡慕的蚩尤咬了咬牙,嘴里滴咕了几句脏话,然后朝沉香走去,告诉他,以他现在的修炼速度,再练三千年也成不了什么气候,想要学成本事,看来得另辟蹊径了。

“什么蹊径?还请师父指点!”沉香连忙对蚩尤抱拳问道。

蚩尤指着天庭的方向说道:“仙丹!”

顺着蚩尤指的方向望去,沉香茫然道:“仙丹?”

蚩尤和沉香稍微解释了一下仙丹的妙用,听完后,沉香立即双眼放光,连忙请求蚩尤带自己上天去盗取仙丹,至于这么做究竟是不是对的,他压根没有考虑,他现在只要能提升自己的实力就可以了。

对于沉香的请求,蚩尤自然同意,于是,提着他直接朝天庭飞去。

只是,他不知道,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一双熊猫眼正在盯着他们,将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收入了眼底。

“蚩尤这小子……也该给些教训。”滚滚心里想到,随后,竖起双指,给敖玥报信。

敖玥正在上朝,突然收到滚滚的传音,整条龙一愣,天帝不是闭关了吗,怎么突然给自己传音?

“兄弟,我正在闭关,参悟阴阳大道,参悟的过程中我突然预感到老君的兜率宫可能要遭贼,你要早做安排才是。”

“???”敖玥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老君的兜率宫要遭贼?

我的天皇神殿遭贼,兜率宫都不会遭贼好吧,那可是圣人化身的道场啊!

敖玥想要问一问滚滚,到底什么贼如此大胆,敢打兜率宫的主意,却发现滚滚已经掐断了和他的通话渠道。

没法追问了,那不当回事?很明显不可以啊,天帝这么说了,又涉及到兜率宫,不管真假,自己都必须要做些什么。

想着,敖玥思考了一下,将目光望向下面的狴犴,不,狴犴是司法天神,今日朝会上要商议不少司法神殿的事情,随即,敖玥将目光移向了应龙。

“应龙。”

突然被点名,应龙一愣,走出来作揖道:“臣弟在。”

“你去老君的兜率宫一趟,护卫一下那里的安全。”敖玥对应龙吩咐道。

应龙:“???”

兜率宫也需要人护卫了吗?

俱留孙,慈航,文殊和普贤等四大天王听到敖玥这话,也是心中大惊,天皇怎么会好端端地让应龙去护卫兜率宫,这……这让蚩尤还怎么带沉香去盗丹啊,总不能让大师伯再碰巧不在家一次吧?

当即,俱留孙站了出来,对敖玥作揖道:“陛下,兜率宫乃是老君的道场,没有老君发话,擅自派人去那恐有不妥,还请陛下明鉴。”

敖玥皱了皱眉,俱留孙这话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兜率宫是什么地方,自己派人去那里护卫,这不是小瞧太上老君吗?说出去不好。

既然这样……

“应龙,你去兜率宫为本皇求取一粒安神丹,若是老君没有赶你离开,你便再那多待一会儿,向老君求教一下炼丹的事。”敖玥对应龙改口道。

这话一出,俱留孙懵逼了,他现在严重怀疑他们阐教弟子中有奸细!

应龙也很是懵逼,我去求教炼丹的事?我这种对炼丹没有半点兴趣的龙,求教什么啊?怎么生火吗?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