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爱小说网>其他综合>庆余年林婉儿> 第四十二章 入室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四十二章 入室(1 / 2)

范闲第一次踏进自己“未婚妻”的闺房,却是用的大夫身份,进入他眼帘的,首先是那张青螺为饰,紫理为勾的床,然后是三位姑娘,一位是叶灵儿,一位是妹妹,还有一位正低着头,忙着拉好床上的缦布??是那位大丫环。

范闲咳了两声,走上前去,在丫环端过来的圆凳上坐好,像个正牌大夫一样,捋了捋颌下胡须,只是这新粘上去的胡须有些不结实,险些捋掉了,他赶紧撤了这做派,开口问道:“烦请小姐伸出手来。”

林家小姐自然正躺在床上,隔着幔布也隐隐约约能看见那袅袅身段,她听着大夫说话,缓缓将左手伸了出来,搁在柔软的腕枕之上,这腕枕似乎是常备之物,就搁在一边,看来宫中的御医常来诊治。

范闲看着那白如静玉的一截手腕,心头一动,不知怎地竟想到如果将这手腕的主人娶回家去,日后便可以摸了再摸,快活的不行……他赶紧收敛心神,伸出一根手指,搭在手腕上。指尖与林小姐的手腕一触,双方不知道为何,同时抖了一丝。

叶灵儿不敢打扰大夫诊脉,好奇地看着这位费大人的学生,发现对方只用了一根手指,想到传闻中费大人的手段,越发多了几分信心。她哪里知道,范闲虽然颇通医术,但毕竟只学了一年,哪里能和真正的御医比学养,唯一的强处便是在用药和前世的少许见识,之所以故意用一指断脉,只是想唬一唬身周地人。树立自己神医的形象。

范闲的指头觉着滑腻干净,不免有些异样的感觉,竟似舍不得放开手,略一沉吟说道:“小姐脉象有些虚。但燥意十足,虚损火旺相杂,细若游丝,倒有些麻烦。”

“怎么了?”

“能不能看看小姐地面相,好作判断?”

“不行!”大丫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这个提议,虽然庆国风气比较开放,但床上这位却是皇帝义女,身份太过特殊,就连御医都不让看脸,更何况这个不知从哪里来的野路医生。

范闲有些失望。转而说道:“听说御医正断定小姐是肺痨?”

回答他的依然是大丫环,那位林小姐似乎有些虚弱,躺在床上一言不发:“是。”

范闲想了想。觉得似乎有些把握,毕竟肺痨就是前世的肺结核,虽然自己穿越时没有像其它大能那样带上一个急救箱,但治病的法子总是有许多的,于是他继续问道:“小姐是不是经常感到疲劳?而且经常咳嗽?”

“是。”

“是不是身体渐渐瘦了?”

“是。”

“是不是经常感觉潮热不堪?”

“是。”

范闲有些恼火。这大丫环的嘴真快,他眼珠子一转,问道:“是不是经常流虚汗?”

“是。”大丫环依然抢着回答。

但范闲却像是没有听到。在伸出床幔的那只柔软手掌掌心里摸了一下,发现确实有些微润。林小姐万万想不到外面的大夫竟然如此大胆,又羞又急地将手缩了回去??范闲的动作很快,所以床外地三位姑娘都没看见。

范闲皱眉道:“还没有咳血吧?”

“已经开始咳了,入春的时候好了些,不过前些天又咳了起来。”看见这年轻的大夫将症状说地准确,大丫环收回了轻视,带着一丝焦急和希望回答道。

“嗯。”范闲沉吟少许后郑重说道:“小姐确实得的是肺痨。”

听他问了半天居然就说出一个大家都知道的事实,大丫环咬着下嘴唇。恨不得把这个大夫赶出去,叶灵儿瞪了他两眼,范若若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低下了头。

范闲却不理这些,站起来自去书案前找了只笔,开始写药方。写完之后,大丫环拿到手里瞧了瞧,发现依然是百合同金汤,只是多了两味紫珠草和黑山栀,又还多了一味黄芩。她皱眉问道:“黄芩苦寒泻火坚阴,但是太伤元气,能用吗?”

所谓久病成医,这丫环几年来看着不同的大夫为小姐看病,对于治肺痨的方子熟地不能再熟,所以一下就指出了其中的问题。范闲看着她,不免多了几分佩服,解释道:“只要病人身体好,应该无碍,先用猛药冲上一冲,然后再徐徐图之。”

大丫环看了他一眼,有些生气说道:“小姐得的是肺痨,身体虚弱地很,怎么可能禁得住?”

范闲笑了笑,也不生气:“小姐既然已经咳血,那这病就有些重了,所以得先养好,再用药。”

“到底是先用重药还是先养?”叶灵儿已经听的有些糊涂了。

范闲咳了两声:“从现在起,每天给小姐喝一碗祟奶,记住要喝生的。”他这是前世听的某个偏方,而且确实很有效果。(书友瑜珈熊瑜珈熊提供)他又问道:“小姐的饮食如何?”

大丫环正在想着祟奶的事情,又听着这句话,自豪回答道:“每天清粥小菜,绝对没有挨过一点荤腥。”

范闲大怒,心想都病成这样了,你们怎么还这样呢?一个弱弱的小姑娘,居然还不让她吃好点儿,也太过分了!??看到旁边妹妹和叶灵儿奇怪的眼神,他才知道自己这气生的太没道理,依林小姐地身份,怎么也不可能有人还在口食上克扣才对,想来一定另有原因,自嘲一笑,问道:“为什么这么吃?”

三位女子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心想肺痨患者要忌荤腥,这是全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

偏偏范闲受的教育却不知道这件事情,所以他很执着地说道:“得让小姐吃些好的。不要再忌油荤了,祟奶一定要喝,日常地膳食也必须丰富些。如果一时适应不了,就用生山药、生薏米各一两捣成粗渣。煮至烂熟,再将柿霜饼半两揉碎,倒里面调匀喝下去。等半月之后,再用我先前开的方子。”

他自顾自说着,别人却是皱着眉,没有谁敢听他的。

就在这个时候,先前在外面拦着他们一和三人的那位老嬷嬷,扶着腰走了进来,不知道刚才做了什么,竟然如此辛苦。说话地声音都有些软弱无力:“你们怎么进来了?”大丫环笑着迎了上去,解释道:“这位是叶姑娘请来的医生,小姐同意让他们看一下。”老嬷嬷有些不高兴。说道:“这需里的御医也是每两日来诊治一次,这位医生又有什么稀奇处。”

大丫环笑说道:“倒确实有些稀奇,都已经判定小姐得的这病,还让我们给小姐天天准备些山珍海味。”

老嬷嬷一听,拼命摇头。说这可千万使不得,万一耽误了小姐病情,这可如何是好?只说得两三句。她面色一变,匆匆告罪离开。范闲双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对那位丫环说道:“学生这剂药,一定得配着先前说的进用,不然万万没有效果。”

丫环却依然不肯听他的,搞得范闲恼火的狠,心想将来若真的能与你家小姐同鸳帐,定舍得你叠被铺床!他无奈说道:“我这里有些现成的药丸,先吃两粒养养。如果疗效不错,你应该信我了吧?”

“药丸或许是好的,但肉是一定不能吃地。”这丫环可真拧。

范闲气的是咬牙切齿,却不知该如何办。

当他咳血的时候,她在咳血,当他当他急地咬牙切齿时,她也急的咬牙切齿。纱幔之后,那位虚弱躺在病榻上的清丽姑娘,听到外面大夫的声音,早已急的不知该如何办才好,那声音如此耳熟,明显就是自己在庆庙偏殿里遇见地少年郎,虽然不知他为何来到自己家,也不知道他怎么变成了费大人的学生,但是,但是……

林姑娘双手紧紧地抓着绸被的边角,可爱地如贝白牙轻轻咬着下嘴唇,十分激动,一抹并不健康但是格外魅丽的红色染上了她的脸颊。这可怎生是好?明知道那人就在幔外,却不知该如何相见,真真愁死个妹妹爱煞了个人儿。

听到外面的对话似乎渐渐结束,那个声音的主人就要离开,姑娘终于忍不住了,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斜靠在床头,使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喊出了蚊子般大小的声音:

“等一等!”

……

……

听见缦纱后的声音,外面的四个人有着完全不一样地反应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