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爱小说网>其他综合>庆余年林婉儿> 第二十章 朝堂激辩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章 朝堂激辩(1 / 2)

群臣哗然,谁也想不到范闲竟是宁折不弯的性情,死都不肯自辩一二。吏部尚书颜行书将脸一黑,正准备说些什么,一抬眼却看见列在自己前方的那几位超品大员都闷不作声,这才想起来,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

枢密正使秦老将军花白胡子在殿风里荡着,老眼微眯,似是睡着了。颜行书往侧下方一瞄,秦老将军的儿子枢密院参赞秦恒也紧紧闭着嘴,再也没有初春时提议范闲出使北齐的勇气。

军方保持沉默是应有之义,一方面他们与监察院的关系良好,另一方面这是京都官场的侵伐,他们没有必要插言。但是文官之首的舒大学士也是一脸恭谨,却像是没有听到殿前这番对话,几位尚书都成了泥塑的菩萨。

颜行书暗自揣摩一二,似乎没有必要为了远在信阳的长公主得罪范闲这个爱生事的小黑狗,于是也把嘴巴闭了起来。

……

……

见没有大臣出言训斥范闲,皇帝陛下的脸色却依然没有缓和,眸子里闪过一道寒光,盯着范闲说道:“你不自辩,那就听听赖卿如何分说吧。”

左都御史赖名成领旨上前,将奏章中关于范闲的道道不法事全数念了出来,一笔一笔,倒真是清清楚楚。范闲心头叫苦,心说这位左都御史果然不愧姓了个赖字,怎么把什么事儿都赖到自己头上了?一处那些小兔崽子上个月索的贿银,和自己能有什么关系?

朝堂之上一片议论之声,投往赖名成与范闲的眼光都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都察院所参之事中。首当其冲的,便是宫中戴公公涉嫌为其侄戴震检蔬司事发,向监察院提司行贿银两。众大臣以想你这小赖怎么还敢把事情扯到宫中?另一方面又在鄙视范闲,这大好地机会。居然只收了老戴一千两银子,这朝上站着的前辈们,谁还有那个心思收这些小钱?

听到事情涉及宫中,皇帝陛下却是面色不变,竟是直接喊侍卫去传了淑贵妃那宫中的戴公公来朝堂对质。

众官虽然心知这等查案的法子实在有些胡闹,但谁也知道陛下不是位拘囹于腐规俗矩地人物,加上也都好奇这件事情到底会怎么了局,所以都闷不作声。

不一时,戴公公便被领上殿来,他早就知道今天朝会上说的何事。心中惴惴之余,也是好生纳闷,心想自己送银票只不过经了宜贵嫔的手。那位主子性情开朗,但向来嘴风极严,加上与范闲又是拐着弯的亲戚,怎么也不会将自己卖了亚,这风声又是怎么传到都察院去了?

上殿之后。先呼万岁,再呼冤枉,戴公公蹶着屁股老泪横流。对着皇帝止不住的磕头,力承绝无此事:“陛下向来严禁宫中奴才们与朝臣相通,老奴胆子小,更不敢违例,说到这位小范大人,奴才确实听说他的名字,因为……”

戴公公可怜兮兮地看着龙椅上的皇帝陛下:“这全天下人都知道范诗仙的大名,奴才虽是个残废,但也是庆国的残废。听说小范大人出使北齐,为圣上增光添彩,心里也自然高兴,日常闲谈中免不了会提到小范大人。可是,奴才连小范大人的面都没有见过,又怎么可能行贿?”

左都御史赖名成冷冷问道:“戴公公真没有见过范提司?”

戴公公跪地膝盖生痛,心里早已经将这个多管闲事的御史骂了无数遍,听到问话后骤作恍然大悟状:“想起来了,去年送圣?去范府的时候,曾经见过小范大人一面,不过当时是传,所以是进门即走,如果这算见过……也只有这一面。”

戴公公接着嚎哭着赌天发誓道:“万岁爷啊,老奴真地只见过小范大人这一面,如果我还见过他,让我肠穿肚烂,不得好死,下辈子还做公公。”

这誓发的够毒,陛下怒骂道:“说的什么狗屁话!”

赖御史却是眉间微有忧色,说道:“行贿之事,也不见得双方一定要见面……戴公公,本官问你,你是否有位远房侄儿叫戴震,在灯市口检蔬司做个小官?”

戴公公不敢隐瞒,点了点头。

赖御史正色禀道:“陛下,那位戴震便是位贪……”他将监察院一处查案的事情全数说了一遍,然后双眼盯着范闲,冷冷说道:“敢请教范提司,这位戴震如今又在何处?”

范闲想了一会儿之后,回答道:“此案已结,这名叫戴震的小官吐出赃银后,已经夺职,如今地去向,本官却是不知。”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