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爱小说网>其他综合>庆余年林婉儿> 第六十九章 破冰如玉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十九章 破冰如玉(1 / 2)

京都的雪止了又下,不似北齐上京城雪势的洒脱干脆,又不似澹州那般绝无雨雪烦心,偏如江南的春雨一样缠绵地令人烦恼,范闲有些恼火地伸手拂去发上的雪粒,看着王府门口的大皇子说道:“吃个饭,何至于这般紧张?”

其实大皇子没有说错,如果帖上的落款没有北齐大公主的名头,范闲甭说会不会提前溜,便是来不来也是不一定的事情。

范闲有些痛苦地想着:你们皇族兄弟聚会,把我这个归宗的范家子弟喊来干嘛?他是真不想来,一是不愿意在局势不明的情况下看见二皇子两口子,二来自己正想着那些阴险事儿,如果太子这个被自己阴的对象继续温和地与自己交谈,自己该怎么办?

没有他说话的份儿,他的妻子已经眉开眼笑地站在了大皇子的面前,嘻嘻笑着说了几句,然后二人并肩往亲王府里走去。

范闲看着这幕兄妹情深的景象,心想这哥哥可不是堂哥哥,心中酸意微作,哪里还有不进府的可能?

和亲王府,范闲来过的次数并不多,一跟进府自然有人伺侯着坐下,范闲往四周看了看,没有瞧见旁的人,便把心放了下来。

那边厢婉儿正在久未见面的大皇兄热乎乎地说着什么事情,范闲一个人坐在厅内无聊,也懒得去插话,半闭着眼睛养神,只是身旁的话语总在往他的耳朵里钻,一时是婉儿在调笑大皇子婚后的模样。一时是大皇子在问婉儿在江南过地可还习惯,范闲有没有欺负他,江南的景色如何?杭州会究竟是个什么衙门?

等婉儿向大皇子解释清楚,杭州会和衙门没有什么关联后。范闲已经忍不住打起呵欠来,心里觉着无聊,想这一对兄妹假假也是皇族里的重要人物,一人还是曾经领军杀人的大将军,怎么聊起天来,和藤大家媳妇那些三姑六婆差不多?

正自腹诽着,忽然感觉到身后一阵微风吹来。他警惕地睁开眼睛,回身望去,只见一位身着华丽服饰地年轻美妇掀帘而入。

范闲微微一怔,盯了一眼那女子云鬓之上插着的一朵珠花。笑了起来,说道:“见过王妃。”

来者正是北齐大公主,如今的和亲王妃。这位异国贵人当年嫁入南庆,范闲便是当路的使节,二人一路千里同行,自然也比旁人多了几分熟稔。

只是自从大皇子与她成婚之后,范闲与她自然不方便保持联系。便是彼此暗中的某些应承也基本上没有什么实践的余地,多时不见,竟觉着有些陌生。初一见礼之后,范闲便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

林婉儿见王妃出来了,也赶紧站起身来行了礼,却硬被这位王妃逼着她按民间规矩叫了声嫂子。

王妃相貌端庄,尤其是眉梢眼角里透着股大气,让人看着可亲可喜,只是此时那对宁静眼光一转便又盯住了范闲,透出了一丝异色:“多日不见小公爷,不知小公爷近来可好?”

范闲与她对面朝着。早已看出这女子眼中柔和中的那丝厉气与嗔怒,再加上连着两句小公爷轰了过来,当然心知肚明对方有气,只是他清楚,王妃的怨气当然与男女之事无关,也不是真的怨自己送亲回国之后便少见面交流,只怕还是那祟葱巷的事情……发了!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大皇子地脸色,发现那厮居然还能强作镇静,也只好掩了尴尬笑道:“大公主这话说的……还是如往日叫我范闲的好,要不……叫妹夫?”

这笑话虽然并不好笑,但是范闲言语间地称呼非常有讲究,他依然敬称对方为公主,这用的是旧日称呼,一者让对方想想当日的旧情,二者他知道,王妃听着这声称呼一定会心气顺许多。

北齐大公主虽然嫁的是南庆大皇子,并不怎么辱没自己身份,但毕竟是远嫁异国,而且当时成婚的背景是两国战争以南庆胜利而结束,所以这门婚事对于北齐人,尤其是大公主自身来说显得有些不大光彩。

更何况大皇子封地是和亲王,和亲和亲,是什么意思?每每想到大皇子的王号,范闲都忍不住想笑,心想皇帝老子果然是个很阴酸记仇的家伙,大公主只怕恨死了和亲王妃地名字。

果不其然,王妃听着大公主三个字便怔了怔,她在南庆生活了近两年,嫁了个不错的男子,过着不错的生活,可是……毕竟身在异乡,她虽然严禁府中下人以全称敬称自己,但是也许久没有人叫过她公主了。

王妃的眼色顿时柔和了起来,看着范闲微微一笑,暂时放弃了找他麻烦的想法。

林婉儿和大皇子都是聪明人,当然听出先前两句话里,范闲与王妃就进行了某种程度上的试探,不由面面相觑,忍不住摇了摇头,觉得这两位真累。

四人落座闲话不过数句,范闲便忍不住扭头看了一眼大门的方向,摇头说道:“我便说今天来早了,婉儿非要催我。”

“人都齐了,就等你。”大皇子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这新晋公爷的面子大,让两个王爷等你。”

范闲微微一怔。

“太子殿下今天不会来。”大皇子解释了一下,说道承乾已经送了份重礼过来,而二皇子、二皇妃与弘成兄妹二人此时早已坐到了后圆。

太子不来让范闲的心里轻松不少,他也清楚这是很正常地事情,太子的身份不同,乃是国之储君,虽然这两年的位置看似有些动摇,可位次依然高在诸皇子之上,皇族家庭聚会,请肯定是要请他的,但是他也不方便过来。

婉儿惊讶说道:“二哥他们都到了,那我们还坐在这儿干嘛?”

这不是问的蠢话,而是刻意削弱大皇子说出那话时,对厅内气氛造成的不良影响。大皇子听着婉儿说话,笑道:“我们这就过去吧。”然后他看了范闲一眼。

范闲苦笑一声,心想来都来了,难道你还怕我玩一出大闹王府,痛打二殿下?一面想着,一面起身携着婉儿往后圆里走。

大皇子夫妻二人同时摇了摇头,心想范闲这厮还真是没有作客的自觉,也跟着往后圆行去,只是出厅时,王妃想到了范闲与自家王爷私底下的勾当,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一旁的大皇子叹了口气,心头颤了一颤。

……

……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