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爱小说网>其他综合>庆余年林婉儿> 第一百三十八章 闲推月下门及暴烈突进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三十八章 闲推月下门及暴烈突进(1 / 2)

……

皇城比京都权贵们的脸皮还要厚,上可骑马,下可贮物,甚至连禁军议事的房间,也设置在那些大块青石之间,幽暗之中,透着一份肃杀。只有些许跳跃着的,照耀着房间里所有人的脸,所有人的眼,让他们惊醒过来。

这些禁军的将领校尉们确实很疲惫,自从三骑从京,报告了大东山之事后,整个京都风雨欲来,而他们所负责拱卫的皇宫,更是成了各方势力紧盯的风暴中心。连续数日,没有一位将领可以离开皇城,即便是轮值时,也没有人敢回府休息。

火焰在大皇子的眼中变成燃烧的光彩,他幽幽看着室中的十几位将领,冷着声音说道:“本王说的话,诸位可曾听清楚了?”

室内一片沉默,一位将领沉着脸,单膝跪于地上,咬牙说道:“末将不清楚。”

“要我把遗诏再宣读一遍?”大皇子盯着他的眼睛,寒声说道:“太子勾结北齐东夷刺客,于大东山之上刺杀先帝,意图谋朝篡位。事后陷害小范大人,本王既接了先帝遗诏,有当诛者,则当诛!”

那位将领看了一眼大皇子身边那薄薄的一张纸,双眼微眯说道:“殿下,所谓遗诏,谁人知其真假?”

大皇子冷漠地看着他,然后缓缓从怀里取出一个盒子,将盒子放在了桌子上。

盒子被打开,内里是一方小印,正是已经失踪了数日,让宫中旨意始终无法顺应过渡的……皇帝行玺!

行玺一出。满室将领面色剧变。各自跪于地上,向此方玉玺行礼,再无人敢多言。

“谨遵殿下军令。”

“小范大人奉旨锄逆,命本王相助。”

大皇子的目光缓缓从跪在地上这些将领的脸上滑过,看出了很多人的心思,虽说他听从范闲劝说,安心统领禁军后,在禁军内已经安插了许多亲信。但是燕小乙执掌禁军所留下地残存势力依然极多,如果想依靠这方行玺和遗诏,就让这些人心服口服地为自己所用……

大皇子地眼角抽搐了一下,在心底自嘲地冷笑了一声。世上从来没有这么简单的事情。

“有愿意跟随本王救国于危难之间的将军。请站起来。”大皇子平静说着,室角里的几盏油灯散发出来的光彩。笼罩着他的脸庞,让他的脸色似渐溢鲜血。

室中所有的将领都站了起来。势比人强。此时室中全数是大皇子地亲兵校尉,即便是那些将领心中别有心思。却也不敢当面发难。

头前出来说话的那名将领唇中有些发苦,他一直与宫中的长公主保持着联系,但没有想到今夜大皇子会忽然发难,将所有的将官都集中到密室中开会,而且传讯如此之快,竟没有给自己一丝反应时间。

所有地禁军将领都在室中,没有一个人遗漏,如果大皇子选择杀人,谁也无法反抗,所以那些燕小乙地原下属们,也只好暂时虚以委蛇。

……

……

“张昊,陈一江……”大皇子忽然开口,点了五位将官的名字。

那五位将官面色一寒,对视一眼,感觉到了一丝不吉,从队列里走了出来。这五人都是当年燕小乙在时提拔起来地下属。

大皇子冷漠看着这五人,停顿片刻后幽幽说道:“你们知道,本王喊你们出来的用意是什么。”

一名将领面色如土,噗通一声跪倒在大皇子面前,说道:“殿下!末将绝对以殿下马首是瞻,绝无异心。”

大皇子看着他点了点头,温和说道:“委屈你先在这间室中呆半日,如何?”

那名将领面色变幻,终究还是点了点头,退回了墙边。

而另外那四人则是心中情绪无比复杂,如果被大皇子地亲兵看守在这间密室中,自己如何能够向宫中发出讯息?

四人互视一眼,还是那位领头说话地人开口了,此人姓陈名一江,乃是燕小乙当年亲手提拔起来的亲信,知道今日大皇子既然反了,怎样也容不了自己,而且自己地身份也注定了,不可能就此束手待缚。

陈一江沉默片刻后说道:“王爷,此时皇城之上两千禁军,至少有六七百人,是我们这五个人的下属,敢请教王爷,如果没有我们的襄助,你如何压服所有禁军?”

他猛然抬起头来,冷笑说道:“京都守备师随时可能入京,禁军调了三分之一去了大东山,如今拿什么抗衡那些虎狼之师?末将敢请王爷思忖,免得误了自己性命。”

这番话虽说的厉然,但室内这些沉默的军官们都清楚,这只不过是陈一江色厉内茬的最后挣扎。

“本王想好的事情,从来不需要再想。”

大皇子冷冷地看着陈一江,眼神里渐渐弥漫起一股杀意,一股当年在西边与胡人厮杀中磨砺出的冷漠杀意。

陈一江心尖一颤,热血上冲,怒吼一声,手握住了腰畔佩刀,呛的一声拔刀出鞘,便往大皇子处冲了过去。

怒吼从中而绝,刀也落在了地上,三根长矛异常冷血残暴地刺中了陈一江的身体,将他的身体贯穿,就这样悬在半空中!

陈一江嘴里喷着鲜血,不甘而绝望地望着三尺之外的大皇子,身体在长矛上抽搐两下,就此垂头死去。

在陈一江拔刀冲过来的同时,另外三名燕小乙留下的将领也拔出佩刀,勇敢而又绝望地冲了过来,只是室中尽是大皇子的亲信,只闻得数声唰唰破风之声,

红红灯光内闪耀几下……

尸首倒地,血腥味渐起,四位禁军的将领就这样憋屈地死亡。

大皇子静静看着脚下的尸首,忽然转头看了最后的那位将领一眼。看着那人颤抖着双腿。却根本没有勇气上前,不由摇了摇头。轻声啐骂了一句什么。

“看好。”大皇子对自己的亲信吩咐道,然而头也不回地走出了议事地房间。

……

……

走到高高地皇城之上,大皇子立于皇城角楼之中,手掌轻轻地抚摩着被固定死定盘的守城弩机。眼光顺着耀着黑光地大弩箭,看向皇城之外的广场。以及广场之外已经被禁军控制住的四条街巷。

“依大帅令,那六百人此时全数轮值休息。”那名亲自布置范闲率队入宫的校官。站在大皇子地身后,低声禀报道。

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在禁军地换值上做手脚,大皇子终于成功地将那六百多名禁军士兵调离了皇城,没有惊动此时已经死了的那四位将领。

大皇子幽幽说道:“准备好了没有?”

那名校官抬头看了大皇子一眼。坚毅禀道:“一千二百人已经包围完成,随时可以动手。”

此时那些禁军休息驻地中。已经有一千二百名忠于大皇子地部下。于黑夜之中潜入,将那六百名士兵分割包围。只要一声令下。便会举起屠刀。将禁军中最后一部分不安定因子清除干净。

“那些士兵应该还在睡觉。”大皇子的表情有些复杂,“在睡梦中死去。应该不错。”

大皇子当年亲率数万军队西征。在西胡边上打下好大地功绩。最为人称道,以及让军中士卒效死命的德行。便是他一向爱兵如子。然而……慈不掌军,尤其是在涉及庆国前途的大事上,大皇子地心如铁石。

“谨侯大帅发令。”那名亲信却不知道大皇子心中在想什么,心中有些焦虑,暗想小范大人已经入宫,如果王爷此时忽然心软,谁也不知道天明后会发生什么,所以他才会有这样一句提醒与小心翼翼地催促。

大皇子自嘲地笑了笑,将目光从那些黑夜里的民宅里收了回来,回头望向更深地夜笼罩着地皇宫。

他看了许久,始终没有发布命令,因为那座后宫里依然是那般平静。

“什么时候动手,不是由我决定的。”大皇子轻轻拍了拍掌下那座沉重地守城弩机,说道:“我们如果先动手,只怕会惊着宫里地人……范闲,会决定什么时候动手。”

他看着那片安静的深宫,忍不住摇了摇头,自己其实和这座宫墙上地守城弩何其相似,虽然威力强大,却被某些具体或虚无地东西捆住了手脚,只能将箭锋对着宫外面,却无法忍心对着宫里。

————————————————————

整座皇城被分成了三个区域,最后方地冷宫秋园小楼,没有住着什么贵人,基本上是被人所遗忘的角落。君临广场处地皇城城墙所包围着的区域,则是包括了太极殿在内的一片庄严建筑群,庆国皇帝和群臣在这片建筑中,商讨决定着庆国所有的事情。

而贵人们居住的地方,则在太极殿之后,由无数座宫殿组成,由大内侍卫和内廷的太监们负责打理看守,我们一般称之为后宫。

很多人以为进了皇城便可以顺利地进入后宫,但他们似乎忘了皇帝这种另类雄性生物是多么地在乎自己的领土和自己的雌兽。

历朝历代的皇帝对这件事情都很看紧,因为他们有太多女人,再天赋异禀,也不免会冷落太多,自然地成为世间最容易戴绿帽子的主儿。

为了不戴绿帽子,皇帝们发明了太监,在后宫与前宫的中沿修起了高墙,撒了了大批自己信得过的侍卫。所以历史上,和后宫嫔妃们有一腿或有一指的色鬼们,基本上逃不出侍卫、太医、太监这三种人。

然而后宫的高墙虽然挡不住宫里的红杏往墙外伸,却成功地挡住了许多想谋反的人。

历史早已证明了这点,一百多年前的大魏年间,便曾经有一位文臣趁着皇帝远巡的时刻意图谋反,他如范闲今夜一样,只带了一千人杀皇城,莫名其妙地通过了禁军的防守,眼看着成功在际……却被留在后宫的皇后。带着一大批侍卫太监宫女。成功地将那些谋反的士兵挡在了宫门之外。

最后这位胆大包天地文臣,绝望地发现。那些妇幼阉人们,竟然比禁军还要厉害,居然把自己封在宫外长达三天之久!

最后这位谋反者,当然以死亡收场。而成功阻止这场谋反地。除了那位皇后的冷静与勇敢,宫中太监宫女侍卫们地万众一心。其实最关键的原因……是皇帝用来圈养女人的高墙,实在是太坚固了!

……

……

然而有墙的地方。一定就有门,除非是地下地墓。加之因为人类向来不喜欢从上帝开的另一扇窗爬进爬出。所以再如何禁纲森严地建筑,都会开出各式各样的门。

而有门,自然就有开门地人。所以决定一处地方是否好攻,关键不在门有多厚。里面的门栓是不是精钢所制。而在于你是否掌握了开门地那个人。

**和很多伟人都说过,决定一切的究极奥义——是人。

……

……

范闲敢出乎所有人预料强攻后宫。自然是因为他掌握了开门的人。

两百名“禁军”依循着平日里地即定路程。进行着沉默而紧张的巡逻,在高高地皇城.

|.:.星光渐淡。城头渐黑。禁军顺着来回的石梯走了下来。

太极殿里一点灯光也没有,偶尔可以看见几个提着灯笼巡视地侍卫。还有负责打更地太监,着身子走过。

这批禁军就在皇城下离后宫最近地那处地方集合。然后……像风一样地散开!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