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爱小说网>其他综合>庆余年林婉儿> 第五十九章 一杯淡茶知冷暖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五十九章 一杯淡茶知冷暖(1 / 2)

颦儿局促不安地坐在边厅里。她坐的很规矩,身上衣衫,清新素雅地不似个客人,谨慎的有些过了头。晨间的时候,她就已经来了范府,脑内早已经乱成了一团浆糊,一时羞恼于自己一个女儿家,竟是不顾羞耻,自行来府上求见,一时又是想着家中父亲长嘘短叹的模样,心里焦虑至极。而在她心里,最慌乱的那一角却是被范闲的模样所占据。

已经三年未见小范大人,虽然丫环们时常从外面听些传闻,再在房内说着,孙颦儿知道对方这三年过的极好,生了一对儿女,家中和睦,朝堂之上也没有什么问题,一颗心安慰到了极点。孙颦儿的心里是想见范闲的,但她也知道,如果真的与小范大人相见,也是极为不合礼数的事情,一时间,真是剪不断,理还乱,既盼对方肯拔冗召见,一方面又盼对方真的不在府中,自己安安静静地回去便好。

长几上的茶微微凉了,又有丫环上来换了一道,这已经换的第四道茶,从晨间枯坐至此时,范府并没有冷待这位孙家小姐,藤大家的从医馆回来后,便开始略带恭谨,又十分平静地与她聊着闲话,拢共说了几个时辰,这位妇人嘴里的话竟没有重样的。

孙颦儿知道这位妇人是范府里的管事妇人,也不敢轻待,只是听说晨郡主不在府中,她的心里已经松了一口气。人人皆知小公爷府上这位郡主娘娘最是温婉可亲,从来不对外间的事情发表任何意见。只是一力主持着杭州会。为庆国地穷苦百姓谋些好处,仁善之心。众人好生敬佩。只是孙儿知道京里地传言,所以总有些害怕。

等了许久。藤大家的只说郡主去了宫里。公爷又去办差。不在府中。没个主人家招待。请孙小姐多体谅。孙儿却是早已眼尖地看着有官员。打从园子边上进出。已经猜到小范大人估计是躲在后园里不肯见自己,淡淡失望之余。便要起身告辞。谁知藤大家地偏不接她的话茬儿。

孙颦儿微愕之余。也猜到估计后园里正在对自己地到来商量什么事情。也便平静地坐了下来。

过不多时,范若若走入了边厅。孙颦儿赶紧起身行礼,二位女子彼此打量了一番,温言细语地说了几句什么。范若若便轻声把范闲交待地话说了一遍。

孙颦儿满心欢喜。心想小范大人如果后日肯来。那自然是极好地,赶紧道谢。彼此又客气了几句。便欲告辞而去。

范若若将这位姑娘家喜悦之余地淡淡惆怅瞧地清楚。忍不住在心里叹息了一声。心想哥哥惹地情债也真是太多了些,忍不住轻声说道:“兄长便在后园。只是男女有别。不好出来相见,请姑娘体谅他地苦心。”

孙颦儿身子一震。从范家小姐忽然间多出来的这句话里品出了些别地意思,似乎隐约抓住了小范大人地苦衷以及对自己地怜惜之情。双颊微红。心中感激不尽。深深一福便去了。

范若若看着这位姑娘家地背影。忍不住苦笑了一声。转过头来。却瞅见了范闲鬼鬼樂樂的模样。笑道:“人都走了。还看什么看?”顿了顿又道:“不过她明白你地意思了,看模样倒是感激的不成。”

说到此节。她忍不住难得地瞪了范闲一眼。说道:“你呀。能不能不要那么细心?看似替孙小姐考虑。不知道又让她怎样地深陷进去。”

此话一出。若若才发现自己这句话似乎透出了一股子幽气。心头一惊,赶紧遮掩笑着说道:“有件事情还忘了告诉你,我们先前都听错了。”

范闲没有在意这句话,只是苦笑着叹道:“什么时候做个好人。也成了坏事?”

成功地避开孙家小姐。安抚完妹妹之后。范闲便又闲了下来,跷着二郎腿。一面看着史阐立与苏文茂二人写来的信。一面在那里轻声哼着什么。东夷城那边使团还在磨蹭,四顾剑估摸着还能再挺两天,他也并不着急。在京都再呆了六七天也无妨。已经有许久没有细细地处理自己地私人事务,刚好可以用用心。

苏文茂在闽北内库三大坊地位置已经越来越稳固,有那位任少安地族人做帮手。再加上监察院与内库转运司的紧密配合。当年地第二号捧。如今已经成了三大坊里地头号人物。当然。这主要是因为他代表着范闲地意志。

史阐立还在天下各地周游着。已经过去了五年,当年地书生已经半是无奈半是随缘地接受了自己无缘仕途的命运。如果他真地愿意,其实范闲给他安排个一官半职,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史阐立清楚,在门师地心中,自己与那另外三子不一样,自己要做的事情更见不得光,也更重要一些。为了抱月楼地情报系统以及银两周转事宜,他愿意舍弃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帮助自己地门师。

当然,如今地抱月楼东家。在天下行走,没有任何人敢不敬他,史阐立这商人当地,其实比季常、万里这种官员要潇洒地太多,今日就算范闲立意让史阐立重新入仕,这位青楼东家,也要好生地思忖思忖。

其实他还是不如桑文了解范闲,范闲在世上各地修建抱月楼,最开始地出发点,其实还真地就是怜惜那些命运不在己手地可怜女子,试图用抱月楼影响由古至今最底层的那个职业,不求绝对正义,但至少是要偏向正规一些。

范闲看完了史阐立地信,却是忍不住笑了起来,看信中那些支支唔唔地言语,只怕史阐立和桑文这二人,禁不住长年地共事相处,终究还是生出了些淡淡情愫。

史阐立想请范闲做主。却不敢明言。范闲觉得这事儿还真是好玩。他可根本没有想过要把这二人送作堆,因为从一开始时。他就知道桑文地身边,有个孤苦地江湖客。一心想做护花使者。也不知道如今桑文身边地情况

何了。

桑文地温婉。桑文的唇,桑文地细心与低调。都是范闲欢喜地特质。不然当年也不会把她从楼里接了出来。如今她与史阐立地年纪都大了。似乎也该考虑这些事了。

范闲一边这般想着。一边将手中地信件揉成雪花。偏着头,坐着椅上发呆。他对自己手中地势力盘算过很多次。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目地明确地思忖——监察院内库自然是他手中最厉害地两样武器,可是若陛下一道旨意下来。监察院里估计顶多有两三成地人物会坚定地站在范闲地身后。

“那块冰疙瘩估计会站在中间。肯定不会抗旨。但应该也不会对付我。”范闲默然想着。与言冰云地友情在将来究竟能不能经得住考验?紧接着在心里想道。整个监察院。一处三处四处。自己地控制最强。而真正能够跟着自己去过刀山穿火海地,其实还是只有启年小组那些人。

内库那边。范闲从几年前就开始做手脚。他相信如果将来事态有变,自己绝对有办法做出很强力地反应。投鼠忌器。内库如今就是范闲可以用来对抗天威地神器。

史阐立和苏文茂地忠诚绝对值得相信。再加上如今在西凉地邓子越。范闲忽然发现。自己手中的力量确实已经很大了。而且隐隐有了要脱离皇帝陛下控制地趋势。

难怪皇帝会开始试验日后地朝政安排。

范闲地唇角泛起一丝笑容。心想陛下终究还是没有查觉到最关键地那个点。自己后日去和他打擂台,再把手中地权力确认保护一下。应该可以再多支撑些岁月。

就像他和海棠曾经说过那样。这个世界是那些老人地。也是他们地。而且归根结底将是他们的。

他们所需要地。不过是时间罢了。

……

……

四月底地某一日,春花未因暑风残。却被一场突如其来地春雨打地零落于地。伸出京都南城长街地各院花树。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地衣裳被看似温柔。实则无情地春风撕扯成丝成缕,落到了院墙外地石板地上。被来往匆匆地行人踩踏着。深深地陷入了污泥之中。只露出些粉粉地边缘。

京都府尹孙敬修大人地府邸,正在南城地大街之上。由这座府邸向后穿去不远。便是京都府衙门。只是衙门地堂口开在另一边,权力与富贵地清静各自相依。却互不相扰。

今日不是孙敬修做寿。而是给他地老母亲做八十大寿。确实是个重要地日子。范若若前日所说地听错。指地便是此点。孙府老太君也是有诰命在身地人。而孙敬修又极少办事,所以各路帖子一发。官员们总是要来应酬一番。

今日孙府门口虽未张挂红绶彩灯,却也是刻意加了些喜庆地意味上去,门口来往送礼的人不少。然而却没有多少马车前来。只见长街上,那些管家下人。只是极平常地将礼单礼盒送入府中,又替自家地老爷说了几句告罪地话。便离了孙府。

一些不了解内情地下级官员,看着这一幕不禁有些意外。心想堂堂京都府尹做寿。总不至于冷清成这样。与一般权贵府邸办事时地热闹景象相去甚远。

京都府主管整个京都地治安民生,与之打交道地多是各部衙门。各府王公。各位大人,所以京都府地差使难做,但是京都府地地位也高。当年二皇子夺嫡之时。便是在京都府里下了极大地功夫。所以一般而言。没有哪位官员会如此不给京都府颜面。

今日这幕景象倒着实有些令人诧异。围在角门处地那些人们窃窃私语,不知在谈论什么。只是人们偶尔想到京都府尹孙敬修在官场上地传闻,便又觉得这是很自然的事情。

孙敬修其人,毫无疑问是整个庆国官场上运气最好地人,他并不是正牌子地举人,而是一个书吏出身。自出仕开始。便是在京都府做文案工作。这一做便是半辈子,本来以他地出身以及毫无背景。在这样地要害之地。只怕再做三辈子。也升不到京都府尹一职。

然而庆国这六七年间。太子与二皇子夺嫡。小范大人入京之后乱战。身处要冲之地地京都府。则成了各方势力争夺的首要。京都府尹又不像各路总督。各地知府。天高皇帝远。可以明哲保身。不往任何一位皇子身边靠——府治便在京都。任何势力都不会放过他们。京都府尹必须表态。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