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爱小说网>其他综合>庆余年林婉儿> 第七十八章 应作如是想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七十八章 应作如是想(1 / 2)

范闲的眼睛微眯。眼瞳微缩。然后很直接地在大棚前方站起身来。直挺着腰身,静看着正朗朗而颂地云之澜。

此时剑庐四周地人都是跪着地。哪怕是庆国的使团成员。也在四顾剑这位大宗师的灵柩前,很真诚地跪行下礼,这是来之前。庆国皇帝陛下便亲自核准的细微礼节处,没有人出现半点问题。

于是乎范闲长身而起。便显得格外刺眼,里里外外上千人,就只有他与云之澜站在黑色的大棺前面。

范闲此生不愿跪人,除天地父母之外,便是每次上朝跪皇帝老子,他的心情也不是怎么愉快。今日肯用心跪下。乃是尊敬强者,尊敬逝者。然而云之澜所传述的遗言震惊了他,也把他心中对于四顾剑地淡淡敬意全数化成了隐隐的怒意。

所有人都听清楚了云之澜所转述的四顾剑遗言。这是剑庐十三子跪于床前同时听到地话语。云之澜不会做假。也不敢做假,于是乎,所有人都把眼光投向了小范大人,已经霍然站起身来的小范大人。

母籍东夷?

亲授剑技?

实为大材?

主持开庐?

无数双震惊疑惑有趣地目光打在范闲地身上。却没有让他地衣袂有丝毫颤动。他只是静静地看着云之澜。似乎想分辩这句话究竟是自己地幻听。还是什么。

简简单单地一句话里透露了四个信息。四个四顾剑想宣告天下人地信息。

范闲的母亲是叶轻眉,叶轻眉虽然助庆国崛起于世间。但她毕竟应该算是东夷城地人。这一点。并不是什么秘密。而至于亲授剑技一事。四顾剑地遗言里既然这么说了,众人自然也就信了。一位大宗师,本来就有资格传授小范大人四顾剑的真义。而至于实为大材这个评价。众人也认为小范大人当得起。

问题在于这些信息里都隐约透露着一种味道,一种亲近地味道。一种要把范闲生生往东夷城拉地味道。

母系指的是血缘亲疏,授剑这是师徒之义,大材这是东夷城对范闲的认可。

而至于最后让范闲主持开庐。则是重中之重。

剑庐现世数十年。真正有开庐收徒仪式,也不过二十年出头,每一次主持开庐仪式的不是别人,正是四顾剑自己。

除了重伤待死地这三年外。四顾剑对于剑庐的开庐仪式格外重视。这也造就了天下间的一个默认。

凡主持开庐者。必是剑庐地主人。

四顾剑地遗言指定范闲开庐。自然也就是把这座蕴藏着无数高手。闺计三代弟子的剑庐,交给了他。

这确实是范闲没有想到。这两天里。他还一直在思考。要通过怎样地方式,才能真正地让除了云之澜之外的十二把剑为自己所用,十三郎不用考虑,这位年轻人地性情已经被他摸透了,那其余的剑庐高手呢?

没有想到。四顾剑提前就替他想好了这个问题,解决了这个问题。只是这个问题的解决方式,却让范闲一下子懵了。

三个信息,一个遗命。剑庐归于己手。从今往后,自己说地话便等若是当年四顾剑说地话。一座山门就此归于己手。似乎是很美妙的一件事情。但范闲清楚,美妙地背后其实是四顾剑藏着地狠厉。

这是一根针。扎在范闲和皇帝老子之间地一根针。身为庆臣。却成为了剑庐地主人。皇帝地心中会怎样想?就算皇帝再如何信任范闲。可是能眼睁睁看着范闲手中明处地力量越来越大?尤其是当东夷城表现的对范闲如此亲近忠诚地情况下!

即便皇帝胸怀如大海,自信如日月。根本不在乎什么。但是情绪呢?人都是一种被情绪控制的动物。皇帝肯定不喜欢自己的私生子太过明亮,甚至快要亮过自己。

天空之中,永远只能挂着一个太阳。

范闲盯着云之澜的嘴唇,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四顾剑在临死之前,终究还是涮了自己一把,挖了一个坑让自己跳了下去。

云之澜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地目光。自然而平稳地将四顾剑所有地遗言讲完。然后走到范闲地身前,恭敬地行了一礼,说道:“请。”

请什么?请上座?请而后请?范闲的唇角泛起一丝冷笑。眼角地余光下意识里往场下瞥去,此时场中众人已然起身。却还在用那种惊愕地表情。盯着黑色大棺前方发生地一切。

范闲看了使团官员处一眼。尤其是那位礼部侍郎,礼部侍郎感应到他地目光,皱眉思考许久之后,缓缓点了点头。

庆国使团内部两位大人地思想交流到此为止,这位礼部侍郎自然知道小范大人在担心什么。只是眼见着东夷城便要归顺。他不希望因为这件事情,而影响到大局。庆人对开边拓土地野望太浓烈,以至于这位侍郎认为。陛下不会因为小范大人擅自接受剑庐主人的位置而动怒。

范闲沉默地思考了许久。在脑海里评估着此事地利弊。尤其是猜忖着皇帝老子知晓此事后。究竟会做出怎样地反应。

云之澜并不着急。微带一丝嘲讽地看着他。等着他的回应。

范闲知道对方在嘲讽什么,就和父亲所说的一样。自己表现的确实有些首鼠两端。不怎么干脆利落,只是……这些人哪里知道,欲行大事者。必要小心谨慎,更何况是面对着那位深不可测地皇帝老子。

最后范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微笑说道:“没想到令师死都死了,还是不肯放过我。”

“既然要帮助小范大人立不世之功。剑庐弟子自然要投入大人帐下。”云之澜似乎听不出他言语里的尖刻,说道:“天时已经不早了。请大人接剑。然后前去开庐。”

范闲没有动,忽然开口问道:“开庐之后。剑庐三代弟子便皆听我指令?”

“不错。”

“那你呢?”他看着云之澜地眼睛。微笑说道:“如果我让你去挖三万六千根蚯蚓,你会不会答应?”

挖蚯蚓是另一个世界里另一个故事里的有趣段落,云之澜没有听过。但并不妨碍他的回答无比迅速,很明显不论是已死地四顾剑还是此时地他。对于范闲地这个问题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