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爱小说网>都市言情>从神探李元芳开始>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净坛使者手中有一件可改天换地的神兵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净坛使者手中有一件可改天换地的神兵(1 / 1)

“对准这个部位,好好拍摄……”

“是!”

“这里给一个特写……”

“卡!卡!”

龙婆蜿蜒在地上,一动不动,若不是鼻息间稍稍还有些气流,与死亡无疑。

李彦将刚刚抽出的龙筋重新缝合回去,侧过身子,给出一个特写部位的指示。

如意宝珠虽然觉得自己的功能,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但还是依言上前,灵光照耀,将其仔细收录进去,以便日后查看。

李彦等它照完,将龙婆提起,啪的一声翻了个面,再度切割下去。

不愧是龙族,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随意伸缩,方便解剖,此番审问,当真受益匪浅。

他的医术除了前两个世界与李时珍的积累外,最大的资本还是对天地与规则的探究,可谓透过现象,触及本质。

这点和修炼金丹大道一样,求的不是实物的金丹,而是那浑然圆满,红尘不染的无暇境界。

目标明确,道路清晰,但想要迈出坚实的一步步,还是需要庞大的积累。

平日里的修行是积累,对土地山神的治疗是积累,解剖龙婆亦是积累。

尤其是此次的感悟,令李彦不仅了解到神话生物的构造,对于十殿阎罗的医治手段,也从一个模湖的大体框架,有了具体的实施思路。

不过他也没有全身心地沉浸在这里,同样留意隔壁对万圣公主的审讯,听到了对方的屈从与威胁。

罗教的参与,并不奇怪,正如万圣公主所言,这个新兴教派的根基就在漕运,如果要对运河下手,有罗教徒的配合,必将事半功倍。

既然对方还有这张底牌,李彦也就给陆炳传音,假借龙婆交代,亦真亦假,施加压力。

真的方面,是方皇后的死亡之谜,小倩还是常安公主时,之所以被龙婆蛊惑,正因为方皇后的丧命,而那既不是嘉靖派人纵火,也不会是龙婆下黑手。

因为把一国皇后烧死了,业力罪孽的冲击下,罪劫立刻会降临,以龙婆的状态,不可能渡过劫数,她只可能是冒认了功劳,方皇后本身就是大限将至,龙婆借此机会,欺骗了年幼无知,又遭受折磨的常安公主,最终策划惨桉。

而有了这个铺垫,后面的净坛使者自然是假的,龙婆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根本不可能交代。

但她的精神实则很清醒,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一点点的肢解,再逐渐组装起来。

万圣公主并不清楚这点,听说龙婆撂了,更提及净坛使者,心头大慌,脱口而出:“你们休要听她乱言,她很多事是不懂的,只是听命于我罢了!”

陆炳似笑非笑:“哦?”

从审讯的接触来看,双方的主次越来越明朗,倘若万圣公主是所有事件的谋划者,能否抓到龙婆,还真是未知之数。

反之则会露出破绽,因为她够狠,够毒,却不够老辣。

这点两世历练也无法弥补,尤其是一直待在自己舒适的区域中,再长时间都不会有长进。

果不其然,眼见对方不信,万圣公主耐不住了,干脆道:“只要满足两个简单的条件,并立下誓言,我就将九叶灵芝草的位置明确告知,如何?”

“是么?”

陆炳继续试探,感觉瞧这架势,关于净坛使者真相的重要性,居然要强过对运河产生巨大威胁的九叶灵芝草?

倒是有意思了。

不过相较于李彦对于取经团队的关注,陆炳并不知道净坛使者的来头,只以为是佛门的一位菩萨,在这位朝堂重臣心中,自然是运河与大明的稳定更重要,顺势道:“说出你的条件。”

万圣公主道:“第一个条件,你们要将冥票统统归还。”

陆炳知道,这说的是之前陶世恩骗过来的冥票。

那位小天师倒戈,是相当关键的一击,如果冥票还在万圣龙女手中,不知要横生多少枝节,结果冥票反过来被己方所用,令对方彻底没了反抗的余地。

但现在对方准备要回来,这却是麻烦……

因为陶世恩当时营救太子时,已经大手大脚,好好地当了一回金主,如今又带着冥票入地府,怕是已经花得七七八八,如何归还得了?

万圣公主也意识到自己的积蓄怕是被挥霍了,冷冷地道:“不管那逆子用了多少,太子亡魂可以写,公主也可以写,补好了给我便是。”

陆炳沉声:“听李真人有言,这冥票也不是凭空出现,而是要金银转化?”

万圣公主道:“将内府库局的钱财转为冥票便是。”

想到嘉靖对于内府库局的看重,陆炳微微摇头:“此事并不好办,如今国库空虚,内府库局是最后的备用金银,如果内府库局也空掉,那国家的财政就彻底危急了……”

万圣公主以陶仲文的身份与嘉靖接触了这么多年,当然也知道那位道君皇帝的德行,却依旧坚持:“相较于运河的收益,内府库局的钱财不算什么,相信陛下在这点上是会做出取舍的!”

陆炳没有否决,发问道:“第二个条件是什么?”

万圣公主道:“我要你们禁绝天下佛寺供奉,令所有僧人闭门封寺,不允对信徒开放,不准让任何人祭祀。”

陆炳一怔:“我早早听说,相较于道门还有大量修行者,佛修已经与佛陀菩萨一起消失不见,你为何还要赶尽杀绝?”

万圣公主道:“我知道无论说什么,你们都会怀疑,也干脆不再找理由,此举就当是灭佛,不过并不需要推倒佛像,让僧人还俗,只要不让香客登门就可……”

陆炳沉吟片刻:“你此举莫不是为了报复那净坛使者?听闻那净坛使者,就是享受八方香火,专司佛门供奉,如今佛修已经不振,你还要让世俗的佛门都闭寺,中土的香火势必一落千丈,那位菩萨自然也将受到影响……”

万圣公主嘿了一声:“不愧是陆大都督,我承认目的就在于此,那你应不应呢?”

平心而论,第二个条件比起第一个条件更容易让朝廷接受,反正本朝僧人地位低下,苦一苦和尚,连骂名都没有,如何不能为之呢?

不过陆炳已经确定,净坛使者在对方心中的重要性,这种看似轻巧的小事,说不定是干系最为重大的,反问道:“阁下与净坛使者到底有何仇怨?”

万圣公主摇头:“我这一世就是被那天杀的黑猪打死,报仇雪恨天经地义,其他的没什么好说……”

她自然能编出一套故事,不仅仅局限于前世被那猪八戒所杀,关键是她不知道龙婆那边到底交代了什么,有没有说实话,万一已经酝酿出一套取信于人的谎言,自己说的内容与之相悖,岂不是弄巧成拙?

所以万圣公主干脆道:“要么净坛使者倒霉,大明安然无恙,要么运河受灾,无数大明百姓遭殃,何去何从,由你选择!”

陆炳凝视:“这就是你的底线?”

万圣公主斩钉截铁地道:“如此简单的两个条件,都无法完成的话,那便鱼死网破!”

陆炳并没有做出选择,挥了挥手:“吊回去!”

当法力锁链重新将万圣公主吊起,这位大都督走出牢房,来到旁边的门前,刚要轻轻敲门,就见上面挂着的“手术中”三字,停下了动作。

李彦已经知道对于万圣公主的审讯告一段落,开始全神贯注地投入到手术之中。

似乎是忏悔到了罪孽,龙婆在翻身之时,脑袋努力转了过来,眼神里清晰地透露出一句话:“我现在就是后悔……十分的后悔……愿意交代……愿意交代!”

李彦拍了拍她的龙鳞,以作安慰:“手术还未结束,你先别交代。”

龙婆眼神里清晰地透露出绝望之色,就见那修长的手掌带着金刀,循着纹理切割下来。

终于,内外剖析一遍后,望着表面上看起来毫无变化的龙婆,李彦站起身来。

他的法力消耗严重,精神却颇为振奋,翻看了一遍如意宝珠的记录,满意地点了点头:“化形吧。”

龙身在地上滚了滚,烟气散去,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妪重新出现,皮肤上浮现出细密的丝线。

龙形时候还不太明显,变化为人形后一目了然,就像是被拆解得支离破碎的娃娃,重新缝合在了一起。

不过这些丝线正在飞速隐去,也就是数十个呼吸间,已经消失在了皮肤中,澹化到完全看不出来。

龙婆下意识地伸手抚摸着,对于这巧夺天工的手段生出由衷的畏惧,声音里带着恳求:“阁下只需答应两个简单的条件,老身就将九叶灵芝草的位置告知,并立刻自尽,为公主和太子之死赎罪!”

李彦表情平澹:“你是主谋者,要赎罪的人很多,不仅仅是公主和太子,我对于那两个条件不感兴趣,只问一件事,净坛使者身上有什么,值得你们对其念念不忘?”

龙婆微微变色,眼神疯狂闪烁,最终还是叹了口气,老实回答道:“据说是一件神兵,一件能改变天地污秽的神兵。”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