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日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就爱小说网www.9axsw.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第二章

房间外的回字纹的棉帘给掀了开来,长宁候夫人谢氏一脸担忧的走了进来,红渠赶忙退到一边去给谢氏行礼,谢氏今年还不到三十岁,生的颇为端庄,月眉星眼,微微向上吊起,有些精明的样子,不过她瞧着言昭华时,嘴角却始终带笑,眼里说不出的温柔,算是个薄粉敷面的丰茂美妇,如今正直青年,看着竟丝毫不输那些十七八岁,花儿一般的姑娘,再加上她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前侯夫人,也就是言昭华的生母谢薇,生了言昭华之后没多久,就怀上了言昭华的弟弟言瑞谦,身子没调理好就强行生子,生完孩子大出血没收住,年轻轻就那么去世了,死的时候才十六岁,谢家又将谢氏岚字,以继室的身份嫁进了长宁候府,谢氏也挺争气,嫁进来没多久就也给长宁候言修生下了一双平安康健的儿女,并成功从鬼门关挺了过来,从此奠定了谢氏在言家后院的主母地位。

谢薇死后,谢氏嫁进长宁候府,言昭华就是由谢氏抚养的,谢氏既是言昭华的姨母,又是嫡母,言昭华对谢氏要说没有感情是骗人的,所以从前的言昭华对谢氏相当信服且尊敬,可以说是一心一意的对谢氏付出,把谢氏当做她的亲生母亲一样对待,把谢氏的一双儿女当做嫡亲弟妹,连亲弟弟言瑞谦都比不过他们,而谢氏对言昭华,从来也都是春风拂面,口中无半点责难之言,府里的好东西全都紧着言昭华,就连她的嫡亲儿女有时候得到的东西都没有言昭华多,久而久之,也就麻痹了所有人,都觉得谢氏是个好之又好的嫡母,可事实又是如何呢她用微毒毁了言昭华,让她良缘葬送,一辈子都活在病痛之中,最后只能嫁给旁支里的远房表哥,原想安静度日,可谢氏却还不放过她,利用身份,干涉她后宅之事,让她日日疲于应对,苦不堪言,最后熬光了精力,郁郁而终。

没想到却是又回来了,看着谢氏那满脸焦急的模样,言昭华心中冷笑。

只见谢氏穿着一身朱红蜀锦勾宝相花的纹服,头上挽着同心髻,戴着鎏金穿花戏珠的珠钗,耳朵上缀着一对金镶红宝石耳坠,这样华丽的打扮让她看起来明艳逼人,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是刚从外面回来,还没来得及换衣裳就过来看望言昭华了,一路走到了言昭华的床前,不等言昭华起身行礼就急忙坐下,对言昭华说道:

“可觉得好些了怎的忽然就病了,我这两日也不在家,府里人每个分寸,这时候才去回的我,幸好没耽搁什么,要不我都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谢氏才二十七岁,本就不老,与言昭华说起话来就是这样亲近自然的,可谁又想到,这样的亲近和自然背后,隐藏着那样歹毒的心呢。

见言昭华不说话,谢氏又问:“可是还有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觉得委屈了这帮没王法的奴才,如何就怠慢了你,等我待会儿去收拾他们,你要哪里不舒服,就和母亲说,想吃些什么也别忍着,如今你病着,就是要吃龙肉,母亲也想法子去给你弄过来。”

言昭华心中再次冷笑,面上却是如从前一般恭顺,嘴角虚弱的牵动起来,试着张口发了两声,但嗓子是真疼,疼的她眼泪在眼眶子里打转,谢氏见了,赶忙让人把太医开的方子拿过来看,听人说了言昭华的病症,这才知道,言昭华不是不说话,不是不和自己亲近,而是不能,一颗心才放回了肚子里。

“我可怜的孩子,怎么就染了这么严重的风寒呢。定是这屋里的人伺候不好。”谢氏眉眼一转,转到了红渠身上,红渠吓得赶忙跪了下来,说道:

“太太息怒,是奴婢伺候不周到,奴婢虽才进房两个多月,房里的事情一直都是染香和青竹负责的,奴婢初来乍到,有些话也没法儿说,前儿大小姐要去湖边玩儿,奴婢们该阻止的,却不成想出了这乱子,奴婢该死,请太太责罚。”

言昭华喉咙痛,发不出声音,却也不得不承认,红渠的确是个告黑状的能手,可恨自己从前居然被她蒙蔽。

“这么说来,前儿便是你随大小姐出门的了”谢氏如是问道。

红渠赶忙摇头:“不,不是奴婢,是……是染香。”

言昭华靠在迎枕上,反正不能说话,干脆就回想起了前事,这一回风寒差点要了她的小命,接连一两个月都没法说话,不止如此,这一回的风波让她身边的人全都受到了责罚,其中自然是染香受的责罚更多一些,好像被打了十板子,好些天没能下床,而她院子里的其他人,多多少少,按照与太太的亲厚程度不同,受到的责罚也不同,其实那个时候,言昭华是笨的,关键是对谢氏没有任何防备,要不然,从谢氏处置她院子里人的轻重程度,就能看明白谁是谢氏的人,谁不是了。

果然听谢氏立刻怒道:

“哼,好个吃里扒外的,若不教训教训,这些不开眼的奴才是不知道要好好伺候主子的。来人!”

随着谢氏的一声令下,大管事张平就麻溜的站在门外候命,只听谢氏说道:“去,派人将大小姐院子里的人全都聚在一起,这回出的乱子这样大,染香是大罪,重打十个大板,其他人你看着惩戒,务必让这些吃里扒外的东西知道知道,怠慢大小姐是个什么下场。”

谢氏吩咐完了之后,大管事张平就领命下去了,顺带将同时青雀居的红渠给拉了出去。

张平其人说起来并不是一般的管事,而是谢氏母家的远房表叔,算是谢氏的陪嫁,从前在府里做的是二管事,后来老管事回乡之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手,就让张平担了大管事的职务,侯爷信任谢氏,倒也没有特意提出这件事来,所以,张平这个管事就能继续做了下去。

转过身来之后,看见言昭华毫无动静的靠在迎枕上,一副事不关己的虚弱模样,这反应让谢氏很满意,嘴角勾起微笑,在床沿坐下,一派慈母的说道:

“你可莫要怪我多事,院子里的奴才不整治不行,你越是宽容他们,他们就越是怠慢,这一回看护不利,下一回就不知会出什么幺蛾子了!母亲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你好。”

言昭华心中冷笑,为了她好就把她院子里的人全都打了,今后还有谁会真心实意的替她做事呢经历了一番迎头痛打,谁都知道这府里做主的人是谁,只怕会越发怠慢她这个大小姐了吧。

这些道理,言昭华也是长大一点后才明白的,可真到了她明白的时候才发现,身边再无人可用,后悔晚矣。

这时院子里传来了一阵混乱,张平的动作很快,一下子就聚集了青雀居里伺候的人,拿着鸡毛当令箭,毫不犹豫的就当院处罚起人来。

言昭华表面虚弱,其实被子里的手指甲已经掐到了掌心肉里,强迫自己冷静,谢氏有意在她的院子里立威,她就是阻止也没有大用,反而会让谢氏对她产生防备,倒是可以趁此机会,看清这个院子里到底有几个是忠的。

“人都说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瞧你这虚弱样子,母亲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待会儿我让人去厨房里给你做最喜欢吃的红枣羹,快些将身子养好了,让我的漂亮闺女变回来。”

说着这些亲昵的话,谢氏还伸手在言昭华的额头上摸了摸,慈母一般的行动与话语,若不是后来言昭华在她手上吃了不可挽回的大亏,她又怎么能相信,谢氏是个那般阴毒之人呢

不过做戏做全套,谢氏与她演温情,她也不介意和她演,反正最困苦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她死过一回,对死亡已经没有了惧怕,既然上天给了她重生的机会,那么这一世她能做到什么程度,就看她自己的本事了。这些害她匪浅的人,这一回,她势必是要讨回一个说法的,不必急于一时。

嘴角牵出微笑,仿若梨花映水般清新脱俗,这样的出色样貌让谢氏眼中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冷,不过很快就恢复,站起身来,旁边的丫鬟立刻就过来替她整理衣裙,谢氏说道:

“这几日你好生养着,我就不让二小姐过来扰你了,她听说你病了,比我还着急,若不是我拦着没让她过来,她是最心疼你的,要真过来了,瞧着你这憔悴的样子,估计到现在还在哭鼻子呢。”

言昭华弱弱的点了点头,谢氏便带着人往门边走去,正好遇见揉着手板子的红渠,两人对了一眼,谢氏说道:“吃了教训,就聪明些,若是今后大小姐有个三长两短,别说你是初初入房的,我可都不会轻饶。”

红渠低头称是:“奴婢知道了,今后奴婢必定尽心尽力伺候大小姐,再不敢出疏漏了。”

谢氏听完这些才从左边的回廊往主院走去,看都没看一眼院中哀嚎一片的行刑场景。

仙侠修真推荐阅读 More+
攀登者

攀登者

阿来
攀登者,茅盾文学奖得主、《尘埃落定》作者阿来,首部英雄主义力作,真实再现中国珠峰登顶传奇,荡涤灵魂的纯净之作!献给那些超越自我、超越生命、倔强不羁的攀登者..
仙侠 连载 4万字
我在电子厂的香艳生活

我在电子厂的香艳生活

盛开的牵牛花
高考失利的李松,怀着发家致富奔小康的宏伟心愿,只身毅然决然前往城里电子厂打工。御姐?萝莉?美妇?这里应有尽有,完美的生活在向你招手,迷人的美女在向你呐喊!
仙侠 连载 20万字
黑色叛情:误闯妖王心

黑色叛情:误闯妖王心

飞翔的小鸟
千年的穿越只为了找寻自己的挚爱,为了这份爱,妖王不惜冒险进入时空之轮,想借助外力改变月姬的命运。可是,为了不让玄武和诸神阻挠自己的计划,他和穆智晨两人破坏了时..
仙侠 连载 48万字
神眼小农民

神眼小农民

林心澄
小果农刘富贵吸收了佛牙舍利,从此能打能杀会透视,经商挖矿会种地,帮助村民发了家,山村好比桃源里,有钱有势泡温泉,引来一群女徒弟……喂喂,诸位美女还是公平竞赛吧..
仙侠 完结 167万字
迷糊萌妻:Boss罩我去战斗

迷糊萌妻:Boss罩我去战斗

水小宝
我是你的什么?某天某男兴致勃勃的问着趴在沙发上的某女。你是我的小苹果!某女想都没想就回了这么一句。我为什么是你的小苹果?因为我想削你!某男脸一沉:苏艾..
仙侠 连载 113万字
锦绣欢

锦绣欢

诗雨如梦
重生为大都朝秦国公府的嫡女,秦玥表示毫无压力,上有老祖宗罩着,下有护短娘亲顶着,就算她将整个大都朝翻过来,也可以傲骄地吼一声:我上面有人!上头的那位听了也..
仙侠 连载 81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