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就爱小说网>其他综合>无限模拟人生> 第一百一十七章 血魔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一百一十七章 血魔(1 / 1)

不远处。

听到对话的蓝衣书生和白衣男子,各自露出了不同的神情。

“真是人不可貌相。”

蓝衣书生摇头叹气:“如此豪迈之人,竟是穷凶极恶的杀人要犯。”

颇有一种惋惜,看错人的样子。

白衣男子一言不发,起身抓住书生的手,并向楼梯而去。

“兄长,你这是做什么?”

蓝衣书生有些不明所以。

白衣男子一边强硬地拉着他,一边小声说道:“听我的,下楼。”

那个名为方守信的要犯,看着似乎被逼得无处可逃,只能任由拿捏。

但他能清楚地感觉到,那人平静的面容,绝对不是因为愚蠢和眼见逃不掉的故作潇洒,而是心中有底气。

如果这种感觉没有错的话,接下来这里很可能变成一处战场。

普通刀剑尚且无眼,更何况是修士的术法和武器,继续呆在这里围观,怕不是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江仁的筷子伸到一半,停了下来。

看着桌上的狼籍和落在身上的糕点,眉头微微皱起。

“方守信,你身为仙盟通缉犯,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

吴吉看着江仁,以为他是因为胆怯才停下,顿时讥讽地说道:“要不你乖乖束手就擒,要不我等几人打得你束手就擒!”

旁边几个修士,都在这时候怪笑起来。

“别怪我等没有提醒,术法还好控制,但法器可是不长眼。”

“若是不小心杀死你,那可就怪不得我等了。”

“无量天尊,道友还是赶快束手就擒吧。”

“望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我等几人合力出手,即便是筑基境也能对上几招,以你这灵光暗淡的身子骨,恐怕禁不住我等一击。”

“废物!”

吴吉等人见如此羞辱,江仁都没有反抗的意思,一个个也越发嚣张起来,不断地发出嘲讽之言。

眼中那跃跃欲试的神态。

似乎是想引得江仁动手,再好好收拾他一顿。

“唉。”

江仁叹了口气,放下筷子,望着吴吉说道:“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人吗?”

有时候,他真的弄不明白某些人的脑回路。

“哦,你讨厌什么人?”

吴吉再次踩踏了下桌子,将上面的菜全都震落在江仁身上,挑衅道:“讨厌我这种人吗?莫非你敢对我出手?”

周围几件法器,纷纷发出了轻微的颤抖。

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出手,只要江仁敢做出攻击的举动,哪怕再怎么轻微,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发动。

毕竟,这人是死是活,都不影响悬赏金。

但让这么一个杀了他们同僚的人,完好无缺地归案,即便其后面会受到仙盟的审判,他们也不愿意。

只有当场给这人惨痛的教训,甚至直接将他打杀,才能让那些无知、愚蠢的凡人,知道得罪他们的下场。

江仁人摇摇头:“我最讨厌……”

铮!

剑鸣突响。

一道黑影闪过,瞬息又消失不见。

江仁的手不知何时放在了墙边的古琴上。

“我最讨厌浪费粮食的人。”

他看了眼身旁一动不动的几个仙盟执事,将手从古琴上移开,若无其事地起身,把衣服上的糕点等污渍拍掉。

“发生了什么?”

周围看着热闹的十几个食客,见到这一幕,皆是面面相觑。

不明白那几个执事大人,为什么会放任凶徒这么嚣张。

但很快,他们就忍不住瞪大眼睛,捂住了嘴巴,强忍着要叫出来的恐惧。

刚才还不断发出挑衅之言的执事们,此刻脖子上出现了一条血痕,然后脑袋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随着断脖处喷洒出半丈高的血水,他们的身体也随之倒在地上。

而此刻。

凶徒已经背上古琴,走出了数丈距离,丝毫没有被影响到。

听到后面的声音,江仁颇有些无奈。

这几人智商有限,明明身为远程攻击的道修,硬要学佛修玩近战。

本来自己要杀他们,说不定还要费一番手脚,但刚才近距离的情况之下,直接爆发一招就全部带走。

消耗的灵力仅比在黑水镇杀的那个执事多上一倍,收获却要远远超过。

这一次,简直是血赚。

江仁沿着楼梯,缓缓而下,如同一个正常的再正常不过的食客。

酒楼一楼。

角落处,蓝衣书生和白衣男子,此刻正和一堆食客缩在一起。

两人虽从楼上下来了,但都被堵了这里,必须等到抓捕完成,才能出去。

十数个捕快和店小二则站在大门口。

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轻松之色,对于捕快而言,虽然这次抓捕没有他们什么事,但跟着过来也能蹭一点功劳和赏钱,这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不捡白不捡。

尤其是店小二,一直在想该怎么花自己提供线索的那笔赏金。

听到楼梯传来脚步声,他立马露出讨好的笑容看了过去,见到来人的一瞬间,神情瞬间凝固。

就连旁边的十数个捕快也是如此,脸色煞白,不敢动弹。

为什么这通缉要犯没有被抓?

为什么他还能这么明晃晃的从楼梯上走下来?

那几位负责抓捕他的执事大人呢?他们怎么没有下来?是出意外了吗?

“这么多人,看来这家酒楼还挺受欢迎。”

江仁看着门口的十数人,笑着走上前去。

在这一过程中。

所有人都紧张地望着他,不敢说一个字,甚至身体也不敢动弹一下。

来到门口,江仁出门的一瞬间,伸出手拍了拍店小二的肩膀:“你们的糕点还不错。”

话音落下,他就直接走了出去。

酒楼中只留下了一群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甚至不敢转头去看他有没有走远的人。

数十息后。

店小二发白的脸色上才露出了恐惧的表情,嘴巴不断地颤抖着:“我,我……”

淡黄色的液体顺着他的裤腿,在地上蔓延开来。

但不管是身旁的捕快,亦或者是角落的蓝衣书生和白衣男子,此刻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幕,因为他们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不断颤抖的双腿,已经有些站立不稳的趋势。

额头上密密麻麻的冷汗,仿若刚干完重活的粗重喘息声,都在表明他们到底有多慌张。

“死人了!执事大人死了!”

直到这时,楼上才传来几道惊恐的哭喊声。

也是在这一刻,所有人都流露出一股劫后余生的神情,好在刚才没有乱动,不然连执事们都死了,那自己......

江仁骑着一匹快马,进入了荒野之中。

他并非漫无目的前行。

自黑水镇出发,他所行进的方向都只有一个。

西方,极西之地,那座仙盟花费无数人力物力创造的灵山,上面的缥渺学院。

去到那里的目的也很单纯。

将原主的仇人,某个名为余帆的学院学员送下去陪原主。

当然,如果路上遇到找麻烦的人,顺便迫不得已地自卫反击,将麻烦解开。

时间一天天过去。

江仁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荒野之中,偶尔也会从城镇经过。

如此。

已过一月有余。

渺无人烟的荒野中,有着一个四面环山的湖泊。

蒙蒙细雨下。

湖中央漂着一艘小舟,身着蓑衣的白胡老者独自坐在船上,手中拿着根简陋的竹竿,竹竿顶端连接的细线垂入湖水。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看着眼前幽蓝色的湖景,蓑衣客不禁念出了一句诗句,随即又笑着摇摇头:“诗是好诗,就是差了点雪。”

蓑衣客正是经过伪装的江仁。

这一月以来,他的剑身总算修复了不少,如今在这里停下,是为了钓鱼。

“鱼儿上钩了。”

江仁喃喃着,将鱼竿向上一拉。

一条巴掌大小的鱼正咬着鱼钩,尾巴不断地扇动着,活力十足。

把鱼从鱼钩上取下,放入身旁的鱼篓。

透过篓口,可以看到里面已经有好几条同样大小的鱼。

“去。”

江仁没有放鱼饵,直接把鱼钩甩出。

随着鱼钩划过一道漂亮的曲线,重新落入湖中。

同一时间。

天空闪过一道遁光,本欲飞远,但很快又急停下来。

返身,来到了湖泊上方。

遁光消散。

却是一个盘坐在粉色莲花座上,体胖如弥勒佛,面色慈悲的中年和尚。

“喂,钓鱼的小子。”

和尚张开口,就以毫不符合自身气质的形象说道:“近几日,你可有看到什么奇怪之人路过?”

江仁摸了摸脸上的白胡子,笑问道:“不知尊者说的是何人?”

和尚脸色一沉:“叫你回答就回答,哪那么多废话!”

江仁笑了笑:“奇怪之人没有见到,不过若是尊者能告诉我要找的是何人,说不定我能帮你找到。”

和尚眉头一挑,似笑非笑:“哦,你这小子还挺自信的,若是欺骗了佛爷,你可知后果?”

江仁神色平淡:“尊者说笑了,以尊者的身份,又怎会与我一个老头计较。”

“在佛爷面前,你就是一个小子,不过你说得确实不错,佛爷确实不会与你计较什么。”

和尚阴沉一笑:“顶多就将你四肢敲断,让你知道欺骗佛爷的后果。”

“尊者要找的是何人?”

江仁也不在意,直接问道。

和尚开口道:“此人为仙盟通缉要犯,绰号血魔,原名方守信,奸淫掳掠、杀人无算、无恶不作,所过之处,尸横遍野……”

听着他的话,江仁不禁陷入沉思。

奸淫掳掠与我有关吗?

而且所过之处尸横遍野,自己有那么凶残吗?明明这一路上都是防守反击啊!

“年岁四十上下,身形……”

和尚停顿了一下,打量着江仁,继续道:“倒是与你相差不多。”

江仁点点头:“尊者所说之人,我恰好知道其现在身在何处。”

“哦,快说,只要你所说属实,佛爷重重有赏。”

和尚顿时欣喜若狂。

要知道,那血魔除了开始的一千三百余人,其后死在其手中的半数以上都是修士,而且还是仙盟修士。

如此行径,早已引得仙盟高层震怒。

其悬赏金额,也从最开始一枚中品灵石,变作了整整三十颗上品灵石,和价值更高的功法术法等传承。

这般丰厚的奖励,可是引出了不少金丹修士。

保守估计,除自己之外,起码还有十多个金丹修士在搜寻血魔的踪迹。

若是自己能早一步发现那血魔,不管是抓捕还是打杀,都能独吞奖励,一夜暴富。

江仁看着和尚,并没有回答。

见状,和尚有些急了:“你这小子,快快道来,佛爷少不了你的奖励,否则别怪佛爷无情。”

“就在此处。”

江仁脸上浮现怪异的笑容。

“什么?”

和尚正欲询问清楚,就突然感到护身法宝和护体金光接连破碎,某样东西从背后穿入自己的身体,直接击碎了金丹。

那是一柄乌黑色的长剑。

和尚的身体如同变成了一个筛子,体内磅礴精纯的灵力,以极快的速度向四周泄出。

金丹境修士,成也金丹,败也金丹。

炼就一颗金丹,能使他们实力大幅度加强。

但当金丹破碎之时,一生实力十去八八,瞬间化作待宰羔羊。

乌黑长剑涌现一道黑芒。

黑芒在和尚体内肆虐,迅速将他体内的生机破坏个干净。

“......”

和尚脸色扭曲了几下,连话都来不及说出,便与莲花底座一同落入了下方的湖泊。

唯有那柄乌黑长剑,还静静悬浮在半空。

“你以为,我为什么与你说这么多话?”

江仁抬手一招,就把自己的本体唤了回来。

破损的剑身已经修复好,但剑身中更加严重的特殊损伤,却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

这也是为什么会呈现乌黑之色的原因。

不过就算如此,正面对上一名金丹初期修士,就如同这名稀里糊涂死去的和尚,还是毫无压力。

不过既然能偷袭,为什么要正面刚?

而且偷袭也更省灵力,毕竟离剑身修复完好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灵力这种宝贵的物质,能省一点就是一点。

“本体为剑的最大好处,就是能将灵力波动全部隐蔽在剑身之中,即便是神识外放的金丹境修士也难以发现。”

“要不是用这个特性来偷袭,少不了要多费一番手脚。”

江仁放下钓鱼竿,将鱼篓的鱼都放归湖水。

伸手握住自己的本体,然后从舟上下来,踩在了平静的湖面上。

如履平地般,缓缓走向岸边。

那里。

不知何时出现了一名长相俊俏的紫衣男子。

???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章